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l曉蕾 | 16th Nov 2009, 09:36 | 好香的港

同一食品若有兩種烹調方法,一種困難,一種容易,陳意齋必然是捨易取難。要忠於傳統、要保留原味,但更重要的是:這才顯得矜貴。
陳意齋賣的是全香港最驕傲的零食。薄薄的芝麻餅略帶那麼一點不規則,因為每片都是人手幹的;豬肉乾是師傅耐著性子逐片削出來,有別於坊問絞成肉碎壓平再烘;雪白的燕窩糕早已是經典,甚至每件杏仁餅都講究地齊齊整整四顆杏仁!
十蚊一大包?買一送一?免費任試?那是地下的事情,陳意齋的夥計在雲上,熟客來了點點頭,滿有默契地靜靜交易,遇到不識貨的客人嫌貴、嫌少,臉色稍稍冷硬──唯有見到店裏的貓,喚Miss Chan、喚陳美美,高竇架子剎那溶掉,底下原來忠心耿耿,一片深情。

 (閱讀全文)

l曉蕾 | 16th Nov 2009, 08:54 | 社區營造
這種有騎樓的唐樓,現在已經很少見了。
從前灣仔密密麻麻都是這種四、五層樓高的唐樓,一個單位起碼三間板間房,頭房、中房、尾房,房租依著通風程度加減,能擁有一扇窗便好架勢!大家最喜歡待的地方是騎樓:看風景、話家常,男人小孩穿著內褲就在騎樓沖涼,夜裡孩子們擠在露天的板凳睡覺。忘了帶鎖匙、雨傘、墨盒?街上喊一聲,家人便從騎樓丟下來!
拆的拆,高樓大廈像筍子一樣冒出來,霸道地沿著海邊向著山蔓生,石水渠街這幾楝唐樓僥倖逃過推土機,突然矜貴起來。住客住上三、四代,不少曾經是附近的商販,賣魚的、賣水果的、造屐的、搭掤的......人人開口都可以是一部灣仔歷史書;屋內裝置擺設數十年沒大變,時光彷彿凝住了。
簡直就像一楝「時間囊」。
故事要從藍屋灰頭土臉的一面說起,話說這四楝相連的唐樓,最左楝的業主是「阿奶」,她是別人的「二奶」,人人都叫她做「阿奶」。「阿奶」五十年代移民美國去了,幾十年來音訊全無,連政府也沒辦法找到她,但二樓的劉先生堅持她仍在生,個個月替她收租...... (閱讀全文)

l曉蕾 | 15th Nov 2009, 09:05 | 社區營造

我們每次都很包容:
時代要進步、經濟要發展,上環舊街里巷拆得無影無蹤、鑽石山大勘村連悲鳴也沒一聲。
我們每次都很合作:
改朝換代,歷史污點當然不能留下,九龍城寨只能活在相片中,調景嶺只能作地鐵站名。
但為什麼一切犧牲,換來卻是愈來愈糟的城市?我給你灣仔有情有趣的小攤檔,你還我六層高平台,把街道都吃掉!我給你七彩繽紛的虎豹別墅,你居然把花園毀掉,別墅五年來一直空置!我多麼不捨得啟德機場,你卻光懂得建豪宅,地產活了,香港死了。
天星碼頭是中環的心臟、是香港真正的市中心,由碼頭到大會堂、愛丁堡廣場、立法會、遮打花園、商業區、政府山、動植物公園......維多利亞式的城市設計,優雅周詳。天星一拆,積木倒下。
而新碼頭是什麼呢?連名字也無,「七號碼頭」,假古董似地招攬遊客。舊的不去,新的不來,但當新不如舊,我們為什麼要放手?
民政事務局局長何志平問市民:「要攬住一堆磚頭,還是把回憶及內在價值放在腦海中?」
十五萬人親身到天星告訴你,這不是一堆磚頭!

 (閱讀全文)

l曉蕾 | 14th Nov 2009, 20:36 | 綠色議題

Picture(攝影:秦偉) 

假如你身邊有四個人,們其中一個,很可能正在考慮買新的電視機。

近年香港人更換電視機的速度驚人,地球之友調查發現:大約五分一的受訪市民在數碼廣播啟播後,有計劃購買新電視機,即使原本的電視機,半數機齡未及六年。棄置的舊電視機,哪去了?

很可能,是去了離香港五小時車程的貴嶼。Picture

(攝影:秦偉)  (閱讀全文)

l曉蕾 | 14th Nov 2009, 08:51 | 綠色議題

三年後,在香港買電視機、洗電機、雪櫃、冷氣機、電腦……可能通通都要額外收費,這筆錢,是當這些電子產品淪為垃圾時,能夠妥善回收。

為什麼?

我買電器用好久!舊電器也會轉送給別人!就算真的丟掉,也可以賣給收賣佬!──然而,事實是只有不足兩成的電子廢物去了香港的堆填區,受環保署監管的回收系統,每年處理的電子廢物都不足回收總量的2%

其餘大部份的電子廢物不但堆積在新界北部,並且可能流入廣東貴嶼這個全世界最大的電子垃圾場。Picture 

攝:秦偉  (閱讀全文)

l曉蕾 | 13th Nov 2009, 18:42 | 綠色議題

有否發覺,這十幾年海鮮平宜了?
以前海蝦可賣至過百元一斤,現在三十元也有交易,石斑魚隨時一百元有找,漁販還要告訴你這都些海鮮都不是養的。
殘酷真相是,魚蝦蟹愈來愈平,不是因為數目增多,而是因為各處濫捕情況嚴重,利潤愈低漁民為生計,又引發更多的濫捕,甚至採用電魚、毒魚等趕盡殺絕的方法。好些用電捕回來的海產,不能活過夜,因此特別便宜﹔亦有些像近日鬧得滿城風雨的「油魚」,根本是魚目混珠。
兩個月前美國學術期刊發表長達四年的研究報告:估計四十年後,所有海鮮都絕種。以為可以改吃養魚──但養魚也是用小海魚餵的,並且需要與野生魚配種,海裏無魚,人類亦很難繼續養魚!
果真有一天,我們再也吃不到海鮮?
最近香港漁業有矚目新發展:一個名為「奇妙魚」的計劃,在吐露港興建全最大的魚排,嘗試種種養魚新法;與其他漁民合作,以直銷方式把魚送到顧客家裏;更重要是希望海洋重生,定期把大量魚苗倒進大海。
令人意外是,整個計劃的推動人,是一名校長,在無需政府撥款下,集結民間和商業力量。
這篇報道是一趟旅程,我們先出海,再去魚排,然後看看這尾「奇妙魚」,能游多遠。

 (閱讀全文)

l曉蕾 | 13th Nov 2009, 09:27 | 教育改革

一場教改激起千重浪,教師自殺、教師上街、教師絕食……突然聽到一班教師出來辦學校,我馬上豎起耳──
他們要辦一所「敬仰自然、尊重孩子的綠色小學」﹕
孩子在樹蔭下興致勃勃求學問,除了中英數三門必修科,要學什麼,老師就教什麼,學習過程不獨追求愉快,再難再苦的學問,孩子有興趣,老師便盡力引領。教師具備認可學歷外,還有一技專長,無論是愛音樂、能種田、懂木工,都會把這生活的熱情身教給孩子。家長融進教學團隊與教師一同付出,不再是顧客心態指指點點。
似是痴人說夢話,但這幾位三十出頭的村校老師,努力超過十年。一九九三年一群曾經籌辦「綠色小學」暑期營的義工走在一起,創立「自然學校」,多年來除了定期舉辦自然生活體驗活動,長遠目標一直堅持開辦另類學校。縱使校舍問題仍未明朗,他們已決定最壞打算是自行租地方,今年九月,鐵定正式開學。
現存教育制度一定要改革,但推行力量若只是從上壓下來,形形色色新政無休無止摔落肩膀,教師疲於奔命,感覺隨時淪為肉醬,再多的撥款、增聘人手,仍然是被迫牽著走。
要改,一起改,教師也有自主權。

 (閱讀全文)

l曉蕾 | 12th Nov 2009, 09:23 | 社區營造

這城市容不下回憶。熟悉的給拆掉,陌生的在興建,掘路年年月月永無止境,地是政府的、是商家的,人們穿梭其中只落得一身灰塵。

可是夜裏卻還有這麼一處,有最璀璨的燈景、最多樣的閒雜人等,拍照釣魚賣花玩滑板踩單車……甚至鑽進紙盒找一角容身。討生活的、磨時間的,就在這一片天、一片海、一塊地,來來去去、聚聚散散。
夜裏尖沙嘴文化中心對開的廣場,彷彿是另一張地圖,展示另一種宣言:城市是我們的。

 (閱讀全文)

l曉蕾 | 10th Nov 2009, 18:50 | 綠色議題

全港九個鐵路上蓋即將興建七十三楝五十層高的「屏風樓」、單是中西區未來便有三十三個項目興建、而曾特首還希望香港人口可以達到一千萬!
一座城市可以擠得下多少人口、多少高樓大廈?等於問:一個人可以拼命工作多久?
驗身報告經已指出,香港的「健康」大不如前。
「地球之友」調查顯示香港回歸十年來,人口增長不過六個百份比,但用電量、用水量、廢物製造量都以雙位數字急速上升。總幹事劉祉鋒說,若果這趨勢維持下去,未來十年情況環境質素一定更為惡劣。

 (閱讀全文)

l曉蕾 | 9th Nov 2009, 18:52 | 綠色議題
擔子太重,慣了低頭走路,你多久沒望過天空?
以為閉著眼都懂得走的街道,抬頭一看,高樓大廈切割出奇異的風景,再熟識的城市換個角度便是陌生的空間。
家中的天,和辦公室的天,如何不同?
淺水灣的天空,與天水圍的,有什麼兩樣?
一隻螞蟻眼中香港的天,會否偉大地波瀾壯闊?
萬里無雲酷熱難當的天,灰濛濛呼吸也難的天,風雨交加瞬間變臉的天……近幾年香港天空愈來愈極端,愈來愈不可親近──
天文台長林超英推算,以環境惡化的速度,眼前盛世比你想像的來得短。
可能有一天,你再也認不出天空。 (閱讀全文)

l曉蕾 | 1st Nov 2009, 18:33 | 綠色議題
長長一列鳳凰木把淺水灣燒得通紅;高大茂密的白蘭,薰得香港大學一片郁香;看見屋那幾棵木棉頂滿紅彤彤的花兒,春天終於來了。
顯花樹木以往不過佔全港市區樹木的一成,卻為香港塗上燦爛的一筆,林立高樓添上色彩,美麗回憶亦少不得那芬芳。九七年回歸後,為樹立政治身份、為推動旅遊業,政府發瘋似地種起了市花洋紫荊;二千年康樂及文化事處接替兩個市政局,亦大張旗鼓,單單是過去三年,政府一共種了近十四萬棵花樹!
然而繁花以錦,掩不住混亂的官僚政策,新種的洋紫荊東倒西歪花葉零零落落,本是參天古樹,卻陸斷被砍倒下。從一棵花樹,看盡香港施政之輕浮。 (閱讀全文)

l曉蕾 | 31st Oct 2009, 09:56 | 教育改革

全人教育實驗學校的山丘上,錯錯落落種滿了橘子樹。老師拿一瓶水,嚼著麵包走來,幾個學生跟著進了教室,上了一小時課,大家都覺得氣悶,索性走到樹底下,再圍著上課。風吹過,葉子沙沙,橘香輕飄。畫家校長老鬍子說:「社會走的方向是錯的!我們要教育出問「為什麼」的孩子,改變這個世界!」

上山村大片水稻田罩著濃濃的霧氣, 雅歌實驗小學,伶伶的立在綠苗中。小朋友分成兩批,有的抓著小小提琴,很認真的拉和弦;有的抬著小剷頭走進田裡,一知道香港沒有台灣的A菜,轉身就抓一把來.創辦人音樂教授孫德珍說:「這世界問問題的人多,解決問題的人少,我要教出會關懷接納的孩子.」

烏來瀑布沛沛,櫻花綻放,種籽學苑不過幾排簡陋平房,卻滿是山林靈氣。教師學生每天花四小時來回學校,但這裡一年級的小孩也可以選課,校規一人一票訂出來,犯了規,在師生組成的法庭解決,教師集體治理學校,各人教學方法自主。創辦人李雅卿說:「要走民主的路,就需要這樣的教育。」


  「月光之下
       樹拉長了影子,
       樹影之後,
       是小河,
       小河的兩岸之間,
       會有小橋嗎?」
這是台北森林小學二年級的數學課本,小孩從優美的詩句學習分數的概念。學校所有教師都得做教學研究,校長朱台翔則幾乎把所有的時間都放在教育家長,她說:「我一直要台灣都沒有體罰,我才會死掉!」

 

香港教育改革鬧得熱烘烘,教委會方案公布翌日,甲報頭條:學費要加了!乙報首頁:家長要搬家!丙雜誌大罵這是教育大鑊飯!我們想了又想,教育改革就是一條龍,就是取締學能測驗?但教育最基本,就是教做人,教育改革的焦點,應該先行探討香港到底要教出怎樣的學生,升學辦法教學方案都是枝節。

我去了台灣看了全人﹑雅歌﹑種籽﹑森林四所理念學校,決定做一輯完全不一樣的教育特輯。

 (閱讀全文)

l曉蕾 | 30th Oct 2009, 09:52 | 教育改革

去種籽學苑以前,老師特地叮嚀:早點來,我們的學校很美,一定要留多點時間。車子一進到烏來,馬上就明白了,那是台北著名的溫泉區,群山翠綠,瀑布沛沛悠悠,沿路櫻花綻放。學校就在山間的「娃娃谷」裡,不過幾排簡陋平房,張目卻見杉木茂盛,高山連綿,我和攝影師都看得呆了。在這麼漂亮的地方上課,教的學的,當能沾上山林靈氣。

 (閱讀全文)

l曉蕾 | 29th Oct 2009, 10:01 | 教育改革

台灣四所理念學校中,森林小學的歷史最久,名氣也最大,從十年前政府不承認學校,多次計劃取締,到現在社會廣泛認識,銳意改革的國立學校紛紛自稱「國立的森小」「台南的森小」……幾乎成了台灣教育改革的神話。

 (閱讀全文)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