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l曉蕾 | 29th Nov 2012, 10:05 | 教育改革
兒童是一顆樹,不是一張紙。樹能自我生長,開花,結果。

這句話,來自內地第三届在家上学自助交流会。兩岸三地愈來愈多家庭選擇在家教育孩子homeschooling:不去學校,在台灣是轟轟烈烈地爭取得來的權利,在內地卻更多是渴望民間辦學。而香港,終於有第一個自學家庭高調地站出來,前有線電視記者張惠侶決定讓兩個女兒在家自學,並且得到教育局初步同意──在香港也可以合法地在家上課!

兩岸三地,每個不讓孩子去學校的家庭,都是當下教育制度更深的反思。

Picture

法律BOX:法理依據

同是九年免費教育,兩岸三地的詮釋截然不同:在台灣,提供義務教育是政府的責任,家長有權讓孩子接受適合的學習模式;在香港,接受義務教育是家長的責任,教育局有權命令學生到學校就學。
大陸則含糊地處於民不舉官不究」,一方面可以非常寬鬆,當社會尤其偏遠地區,仍然存在失學,只要是中國國藉,都可以參加自考上大學,學校或是在家上課,升學都沒有分別。但另一方面,如雨後春筍地成立的自學小學堂,隨時會被政府取締。

父母其實比國家更有權力決定孩子接受的教育──聯合國大會在一九四八年通過的《世界人權宣言》第26條第3款:「父母對其子女所應受的教育的種類,有優先選擇的權利。」


 (閱讀全文)

l曉蕾 | 6th Jul 2012, 14:12 | 教育改革

陳智思太太投資一百萬開了一間私立小學,學生只有自己兩個兒子。不禁想起二千年的梁道靈」事件,梁爸爸不滿香港的學校,試圖在家教育七歲的女兒,卻差點被拉上法庭,擾攘三年,女兒最終還是入學。


在家自學(homeschooling),在香港只是有錢人的特權?

飛到台北,當地法例容許在家自學將近十五年,大門打開,教育不再局限在學校發生,家長學生的選擇很不一樣。

Picture
 (閱讀全文)

l曉蕾 | 17th Jun 2012, 14:55 | 教育改革

小思老師站在小楊柳屋,輕輕打開那古老的鋼琴,琴鍵都破損了,她卻像看到寶貝似的:好難得,我可以親手摸到他摸過的鋼琴。」

那是豐子愷先生在春暉中學,用來教學生音樂的鋼琴。
我不知道還有這座琴,看見時,稍稍振動了一下,除了心靈接觸,還可以接觸到他的手澤,想不到有這樣的緣份,我於願足矣。」小思老師很感觸,時光回到九十年前。Picture

 (閱讀全文)

l曉蕾 | 27th Nov 2009, 17:58 | 社區營造

觀塘好惡。
參加地區研討會,提出重建裕民坊別只蓋大商場,也得保存小街老舖等多元文化,街坊一句插過來:「咁貪心,最好男朋友都有幾個!」
等得太久,脾氣好大,政府十八年前已宣佈重建,到今天還在諮詢,業主們只想快快領錢,快快走人,社會服務機構希望辦活動討論觀塘特色,回應是:「我們可以什麼都不要,政府拆了再談!」什麼可加快重建,什麼會拖慢進程,業主們自有一套堅持。「不知道,還以為他們是市建局的人。」社工無奈地說。
業主組織不斷散播訊息:「觀塘重建一定要高密度!市建局賺得多,我們才會賠得多!」「賺得多」和「賠得多」中間的等號,不知哪裡來的?
於是,觀塘裕民坊這個香港有史以來最大的單一重建項目,面積廣達5.3公頃,兼且是市建局破天荒首次公開諮詢──區內聲音主調出奇地和諧:都希望快點拆,都喜歡冷氣大商場,都不抗拒新樓比aPM還要高。
「這是民意!」市建局如獲上方寶劍。
不是想扮文人假惺惺,硬要別人住舊屋才叫好風景,但,整個觀塘老區蒸發掉,面目全非變成將軍澳?不,是差過將軍澳!將軍澳地積比率已下調至4.1,市建局的觀塘重建計劃,地積比率是8,而測量界和部份居民竟希望可高過9!
站在展覽館三個樓盤廣告似的重建方案前,想了又想:並非反對重建,但重建後的觀塘只能如此?這不是在填海地上蓋新房啊。再說,就算什麼歷史文化回憶也不要,這幾個方案便是未來重建的典範?香港可以有更好的城市規劃嗎?

來,我們來好好逛一次觀塘,時光轉眼飛逝,十二年後市建局完成重建,走出觀塘地鐵站看到的是──

 (閱讀全文)

l曉蕾 | 26th Nov 2009, 18:04 | 綠色議題
沒聽過「大鄣山茶」?假如在歐洲買有機綠茶,三盒不同的品牌,當中可能有兩盒便是他們出產的。這位於江西婺源的茶葉集團是全球最大的有機綠茶供應商,並且是中國首項出口取得國際公平貿易認證。
故事第一站,在香港。今年初,香港第一家位於市區的公平貿易產品專賣店「公平點」開張,我是抱著懷疑找上門的:老覺得公平貿易讓商家趁機謀利,喝一杯所謂公平貿易咖啡,咖啡農民才多幾分錢,咖啡店卻可收多幾塊錢!和「公平點」的負責人爭論良久,他最後反問:我會去考察國內第一家公平貿易綠茶,要不要去?
於是我們到了江西婺源。
一連串的人與事,都是新鮮的,不單茶葉公司的運作、主事人的想法,連帶那城市、那鄉村,都有獨特之處,我和攝影師也跑過好些國內地方,還是不時感到驚訝。
若果公平貿易、企業責任、可持續發展等這些近年火熱的社會議題,你感到陌生,別擔心,我會在青山綠水間,慢慢跟你聊。婺源,號稱「中國最美的鄉村」呢。 (閱讀全文)

l曉蕾 | 26th Nov 2009, 01:39 | 社會公義

青藏鐵路通車和香港回歸同一個日期,是巧合?

西藏人對火車的反應,很復雜:
偌大一架火車在那牧民的家後經過,他像沒事兒似的。晚上會聽到火車聲嗎?笑笑點頭,一付沒什麼稀奇的樣子;會去坐火車嗎?又笑笑,答:「那個東西,不會。」冷淡得不合情理。
拉薩兩富商兄弟,談起火車,弟弟直皺眉:「那個東西,不好。」指的是對環境的破壞;哥哥原來湊熱鬧建了一間酒店,打算在七月開張,生意經不上心地問一句,答一句,突然卻一再反問:「他們會來採礦嗎?他們是要來採礦嗎?」
有康巴商人更直言:「沒有好人會坐那東西來!西藏一旦現代化,有錢的不會來、有文化的更不來!」他嘟嚷真要發展經濟,也該是四川通拉薩,「戈壁」(蒙古語沙漠)通火車有啥用?
「那個東西」、「那個東西」,西藏人總是如此稱呼火車。
拉薩已經被笑是「小四川」,太多四川人在做生意,「那個東西」來了,會否連河南人也湧來,滿街都是內地移民搶飯碗?
青藏公路沿途都是軍站,幾乎每天都見三、四十架軍車的車隊經過,「那個東西」會運更多軍隊、更多重型軍備?
布達拉宮用作選美場地,神山啟孜峰成了網絡公司的造勢工具,「那個東西」帶更多遊客來,除了當手信般買走所謂的「神秘西藏」,留下什麼給當地人?

 (閱讀全文)

l曉蕾 | 24th Nov 2009, 18:36 | 綠色議題

故事一:朱漢強

這夜我又失眠。

走到樓下的商場,半夜依然燈火通明,人數綿羊我數燈:眼前足足亮著388個燈泡和248支光管,商場所有店舖都關門了,只剩一間通宵營業的便利店!

為了一間店,要開636盞燈?

我很生氣。

 (閱讀全文)

l曉蕾 | 24th Nov 2009, 18:06 | 教育改革

九月踏入新學年,台灣大約有一千個孩子不用上學校,他們都獲得教育部批准可以「在家自學」。其中兩個,是十歲的明秀和五歲的明哲。他們的父親陳怡光批評學校教育已經跟時代脫節:「為什麼要用十八年,去鞏固一個未來不會發生的事情?」

 (閱讀全文)

l曉蕾 | 23rd Nov 2009, 18:10 | 好香的港
你上次玩『何濟公』是什麼時候?還有「猜皇帝」、「糖黐豆」、「十字界豆腐」?」
 《明報周刊》上月刊登一個廣告,邀請讀者玩童年時的集體遊戲,三十多名大人小孩來到即將拆卸的灣仔街市頂樓遊樂場,笑笑鬧鬧玩得真痛快!

十一歲的Linus本來說好來,臨時改變主意回家打電腦遊戲機。「那遊戲是新的!阿爸第一次讓我玩,對不起啦!」他還「沙塵」地加一句:「如果你玩,十秒內一定死!100%呀!」

 於是我走上他家,玩那「一定死」的電腦遊戲。

 果然刺激!平日寫稿如親密戰友的鍵盤,翻臉不認人,笨拙指頭按什麼都錯,那畫面精細不遜電影,一時間沒為意全由自己控制,頻頻挨打,我電子遊戲水平還停留在廿年前「食鬼」程度,十多秒便輸掉。

 「你還是看我贏吧!」Linus佔回座位,再也不願起身。

 媽媽平時只給玩一個小時電腦遊戲;那天因為我,他趁機玩了兩小時,開飯三催四請才出來,一坐下便說:「好悶!」

 「玩到悶嗎?」我問,他搖頭:「無得玩就好悶!」──這就是今昔遊戲最大不同吧!那天玩回集體遊戲,出了一身汗,大家笑得好開心,過了幾天,還談起誰誰誰跳橡筋繩厲害如奧運選手;誰誰誰最奸,咁蠱惑都得!

 而電子遊戲的刺激過後,感受卻是現實世界沉悶多了。

 這期封面故事是一份新年禮物,大人別光打麻雀、小孩淨瞪著遊戲機,找片空地,大家一同來遊戲!
 (閱讀全文)

l曉蕾 | 22nd Nov 2009, 18:13 | 好香的港

流傳遊戲Picture
 咱們這些集體遊戲,都屬於「流傳遊戲」(transmitted play),指的是一代傳一代,既集合了「古人」的創作意念,又隨著時代不斷演變更接觸。 新。智樂兒童遊樂協會說有日本學者曾經詳細地分類:
 .有些玩法和媒介基本沒變,例如「猜皇帝」。.有些玩法一樣,但用具不同了,以前玩「過三關」手指在沙地劃圓圈交叉,現在可用精美水晶座飾。
 .有些用具一樣,但玩法不斷變化,例如球。

 .有些全然被淘汰。原因包括科技昌明,假如沒有人穿「人字拖」,再也沒「踢拖鞋」;環境改變,香港遊樂場改善設施,沒有成層樓高的滑梯,一些滑梯的玩法便消失;更甚是失去傳播途徑,沒有公屋鄰居、學校不許跑,新一代根本沒機會

 集體遊戲是香港最瀕臨失傳的「流傳遊戲」,遊樂場愈來愈少空地、學校時間愈來愈忙、人與人愈來愈疏離、每家孩子數目愈來愈少……
 昔日小孩玩著
遊戲長成大人,今天大人卻不願孩子多玩遊戲。  

 (閱讀全文)

l曉蕾 | 21st Nov 2009, 18:47 | 綠色議題

我不要你了。
你不夠時髦、不再新鮮、太大、太小、太辣、太苦、太髒、太醜、太舊、太老、用光了、生鏽了、臭了、壞了、爛了……
反正我就是不想見到你!

你不要我?好拿錢來。
三個堆填區興建費六十億、每年營運費超過四億。
嘩!那麼多?
不只呢,別忘記還有以前用過的十三個堆填區,再給我五千三百萬元。
這些堆填區我不是已經給了十三億?那是基建復修費,每年還得繼修啊。
哪每年五千多萬復修費要給多久?
起碼三十年!
給了錢就乾手淨腳吧。
喔,難說……

 (閱讀全文)

l曉蕾 | 19th Nov 2009, 08:57 | 社區營造

不再懷緬什麼集體回憶,不再拉扯什麼文物保育;
大喝一聲:城市本來就是我們的!
灣仔利東街的火頭燒到天星碼頭再蔓延至全港大大小小重建區,對城市規劃有意見有行動的市民愈來愈多。去年採訪灣仔藍屋,爭取居民可繼續居住的關注小組,成員除了灣仔街坊,還有幾名來自利東街H15關注組;今次訪問爭取保留灣仔露天市集的關注組,近二十名組員只有三位是我見過的;坐在皇后碼頭,一位男士主動和我討論近一個小時,最後吐出一句:「我是快退休的土木工程師,在想可以做什麼。」
利東街始終落在市建局手裡,天星碼頭逃不過推土機,一場場敗仗,卻暗暗集結更多有心人。憤怒轉化成力量,直接挑戰政府和地產商的核心權力:城市規劃。
這篇報導,主要就是四個人的故事,但場運動的過去未來都溶進去了:
1.家庭主婦Katty不想窗前出現「屏封樓」,從她的反對過程,你會看到香港城市規劃的程序和制度問題;
2.規劃師杜立基與灣仔利東街街坊一起設計重建方案,說出了社區參與城市規劃很難,但不是不可能;
3.衝入城規會會議室、令城規會第一次被市民中止會議的示威者柏齊,反省對城市規劃的看法,展現這場「人民規劃」運動如何在香港成形;
4.陳允中教授挾著在台灣推動社區規劃的經驗,積極樂觀地望向香港民主的未來。
知多一點,大力一點,或許刻下我們只能眼睜睜看著灣仔街市消失,但五年後,是一場不能輸的仗──由於興建中九龍幹線,廟街很有可能被拆得七零八落!

 (閱讀全文)

l曉蕾 | 17th Nov 2009, 18:28 | 社會公義
青少年會染上愛滋病嗎?
等如問:青少年會有性行為嗎?青少年會召妓嗎?青少年會吸毒嗎?
病毒從來不會因為人們年輕而停住腳步,相反更容易躲藏。青少年會去驗身嗎?這問對了。
香港青少年感染愛滋病的問題就像一個黑洞。目前二十歲以下病毒感患者數目不超過總數的5%,但這真是冰山一角,沒人確實知道其餘95%的患者何時感染,以前人人掛在口邊愛滋病潛伏期是七年,現在九年、十年都說不準了。
政府一邊嚷青少年感染者人數那麼少,一邊找來明星歌星載歌載舞說是預防宣傳;志願機構戰戰兢兢拿出口水試管,請邊緣青年接受病毒測試;專責組織開辦課程、成立支援小組,然青少年患者參與比率是零……像一張網,什麼範疇都觸及了,卻有萬千洞洞,阻不住直墜。
反觀美國有大量別出心裁針對青少年的預防愛滋活動、無數支援青少年患者的計劃,大力提倡及早驗血,甚至定立「全國檢驗愛滋病日」──因為他們察覺國內四份一患者是青少年時期感染的,每年所有新染病者中,一半是二十五歲以下。
如果你覺得那是遙遠的美國,請看看香港首次公布的青少年愛滋病感染數字,以及當事人的親身分享。 (閱讀全文)

l曉蕾 | 16th Nov 2009, 18:54 | 綠色議題

如果你覺得城市裡空氣太髒、噪音太大、汽車太亂、人太擠,實在受不了啦,可以找個假期來這裡過幾天清靜的生活,反省一下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如果你覺得生活太緊張太忙碌,每天大魚大肉吃膩了,身體太胖,毛病太多了,可以找個假期來這裡過幾天簡單的生活,反省一下是不是非要如此過下去不可?其實不一定要等到假期,特別請個假來住幾天也是值得的。

一九八八年香港人區紀復在台灣花蓮海邊一間簡單小屋住下來。他放棄高薪厚職,決意過一種「不污染大地」的生活。翌年他把住所開放,寫下前述一段公開信,結果十八年來吸引過萬人親身體會他提倡的簡樸生活。

簡樸生活是否解決當今世界過度開發的唯一出路?我沒法像區紀復般肯定,但他能夠身體力行近二十年,卻殊不簡單。

幾年前區紀復已有意把簡樸風氣帶回香港,他堅持不用錢租地方,一直等待有人主動拿出土地建立「香港淨土」。「因為這是公益服務,不應用商業原則操作、不應用錢交換。」他說,真是匪夷所思的理由。我們跟著他去大嶼山神學院、鹽田梓等地試辦簡樸生活營,幾經波折,正想他的心願確實痴人夢話──好消息卻來了:青年旅舍(YHA)同意給他使用望東灣的宿舍,今個夏天起區紀復將在香港嘗試營造一處簡撲淨土。

香港人,你會覺得城市太髒、生活太亂嗎?

 (閱讀全文)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