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l曉蕾 | 26th Nov 2009, 18:04 | 綠色議題
沒聽過「大鄣山茶」?假如在歐洲買有機綠茶,三盒不同的品牌,當中可能有兩盒便是他們出產的。這位於江西婺源的茶葉集團是全球最大的有機綠茶供應商,並且是中國首項出口取得國際公平貿易認證。
故事第一站,在香港。今年初,香港第一家位於市區的公平貿易產品專賣店「公平點」開張,我是抱著懷疑找上門的:老覺得公平貿易讓商家趁機謀利,喝一杯所謂公平貿易咖啡,咖啡農民才多幾分錢,咖啡店卻可收多幾塊錢!和「公平點」的負責人爭論良久,他最後反問:我會去考察國內第一家公平貿易綠茶,要不要去?
於是我們到了江西婺源。
一連串的人與事,都是新鮮的,不單茶葉公司的運作、主事人的想法,連帶那城市、那鄉村,都有獨特之處,我和攝影師也跑過好些國內地方,還是不時感到驚訝。
若果公平貿易、企業責任、可持續發展等這些近年火熱的社會議題,你感到陌生,別擔心,我會在青山綠水間,慢慢跟你聊。婺源,號稱「中國最美的鄉村」呢。

1茶

婺(音:霧)源原來很近,從深圳坐一個多小時飛機到景?鎮,高速公路不過四十五分鐘便到抵縣城。相對景德鎮的鬧哄哄,全市都是矯揉造作的青花瓷瓶街燈,婺源很安靜,人也和氣,第一印象以廣東話最貼切:「企企理理」,頗有好感。
這次要訪問的「大鄣山集團」位於市政府大樓,顯然是有背景的與政府關係密切,樓下市民結婚、離婚,樓上一整層都是集團辦公室。進到會議室,桌子上一排茶杯,平時沒看重的茶水,這趟可是特意細心品嚐──北京人民大會堂,喝的也就是這種茶。
「婺綠」是中國最古老的茶葉之一,一千二百多年前唐代《陸羽》茶經己有記載,而我們熟識的龍井,清代始成名。由皇室貢品,到政府辦公室專用飲料,再變身時髦的有機茶,甚至成為近年炙手可熱的公平貿易產品──
這茶,浮浮沉沉,泡出一段亂世傳奇。

2茶人

大鄣山集團洪鵬二十二歲時很風光,浙江大學茶葉專科畢業後,馬上分配到婺源縣茶葉公司當第一副總經理,兩年後便升上第一把手,職位相等於政府「局長級」,當年官場不時有人招攬,他沒動心:「論茶,我是師傅;當官,可變成徒弟了。」可是他的三十歲卻非常難捱,因為綠茶,焦頭爛額。
婺源綠茶在好長一段時間,都是「皇帝女兒不愁嫁」,自明代開始是上京貢品,清朝遠銷到英國,新中國時更是換取外?的重要出口項目,每年都是以全國最高價收購價給政府買去,雖然說的不過是每斤¥1.99,但龍井等浙江地區的茶葉更要低15%。當年主要出口到中東、非洲,這些地區不太懂茶,但求為『創?』國家不措賤賣換外?,婺源人因而生活條件不差,幾乎家家都有部當時最時髦的鳳凰牌自行車,連上海人也羡慕。
可是改革開放一來,出口商品增加,茶葉開始得自負盈虧,洪鵬隨即從雲端跌下。

「國家企業很難適應自由市場,所謂推銷員一直不過是送貨員,從來沒需要去拉客人;再加上茶公司以往是優差,員工不少是高幹子弟,改革比一般國企更痛苦。」洪鵬解釋。
那茶農的生活不更差嗎?我腦海出現的,是湧去廣東省的農民工。
洪鵬搖搖頭:「不,政府要保證從茶農能收到稅收,不許茶公司減低收購價,虧本也得撐下去!」江西絕大部份農民還是繼續種茶,市場經濟的壓力由茶葉公司承受,一轉眼,公司昔日交稅達到縣政府收入的三分一,這時卻成為拖累的國企。
九十年代初那幾年,真是硬著頭皮頂著上:洪鵬找過科研專家合作製作「保健茶」,好不容易擠出百萬廣告費進軍上海市場,結果全軍覆沒;然後又與中國中醫研究院開發「保胃茶」,希望在北京推出,可是八十萬的廣告費最後也泡湯了;絕望時,甚至把婺綠包裝成「減肥茶」,組識茶藝表演隊,由鄉下採茶少女穿上傳統服裝到北京等地表演,可是各地為保護自己出產的茶葉,根本不歡迎外地茶。
內地報章如此形容:在市場經濟的海洋中,婺源人不習水性。
洪鵬苦笑連番幾次輸得一敗塗地,人們都對他失去信心。

世事最奇妙,莫過於「焉知非福」四字,婺源的落後,因緣際會變先進。
一九九六年中國綠色食品中心把食品審批分為A級和AA評級,A級容許有限度使用科學肥料及農藥,AA級則需達到歐盟和美國有機食品的標準。當時全國只有八項食品達到AA級,婺源綠茶是當中唯一的茶葉。
九七年,主力經營歐盟市場的德國威伯自然食物公司Naturkost Ernst Weber GmbH來華採購有機食品,就是考察五項AA級的出品:麗江的雲豆、婺源的綠茶、江蘇的磨菇、山東的兩種花生;幾個月後,威伯還帶同歐洲有機食品監察機構(BCS)的專家,再次評鑑。國家 開放已經十多年了,婺源還是少見外國人,外國人去哪裡都有人圍觀,可是專家們也和群眾一樣激動:很少看到茶區沒受現代化、工業化污染了。
未經洪鵬收到威伯第一份訂單──才二百公斤,數量少得令人失望。
原來這是德國人故意試探的,確定洪鵬有能力把有機綠茶打包、空運到歐洲,過程沒污染、運作程序可行。翌年九八年的訂單忽然大幅增加至三百噸,為江西省改革開放後帶來第一筆可觀的外?收入:六十多萬美金;千禧年銷售量更突破一千噸,攻下歐盟八成的有機綠茶市場,美國、日本等地的訂單也來了。
「當年威伯考察的五項有機食品,十年後還繼續合作,且生意愈造愈大,僅僅是婺綠。」洪鵬又恢復自信:「我們相信能打進歐盟市場的原因有三:婺源開發慢,沒有工業污染,正好轉作有機耕種;茶葉生產過程管理有序,自古己有一套收購和製茶制度;第三是德國人對我的評價,他們說問什麼,別人都答好,就我這人會說不,有些程序上的要求做不到便拒絕,德國人反而欣賞。」
二00二年政府決定把縣茶葉公司轉民營,連洪鵬在內有四人爭做董事長,條件是誰先籌足五百萬人民幣。「我當領導這麼久,月薪不過從一百多塊加到四百多塊,連家人積蓄才幾萬塊,好在我有相當多的朋友。第四天,就籌到了五百萬。」洪鵬接著再拿下婺源最佳綠茶出產地「大鄣山」的品牌,正式創立「大鄣山集團」。

box:婺綠超值
香港茶道總會會長葉惠民形容婺綠是中國「綠葉的味精」,以往中國出口綠茶,總會摻上約十分一的婺綠,取其香氣。
他以三句說話形容婺綠:「顏色碧而天然,味道香而濃郁,水葉清而潤厚。」比較起來,龍井「底子」要薄一點,但龍井好比城中美女,婺綠如鄉村美女,有不同風格,難一言定優劣,不過肯定婺綠名氣較低,售價超值。
他說九四年第一次到婺源,鄉村古色古香,彷彿還活在清朝!近年他還在當地領養孤兒並建立茶莊:「杭州太城市化,雲南太偏遠,婺源很有條件成為推廣國際茶文化的基地。」


和洪鵬由下午談到晚上,連續見了三天,有別於內地一般財大氣粗、誇誇其談的商人,他有見識。
大鄣山集團如今在婺源有六十個簽約的種茶基地,合作的茶農約一萬四千戶。其實集團作為婺綠最大出口商,可以向農民壓價增加利潤,但洪鵬寧願出高一點價,保持長期合作關係。
「我們的收購價,比一般高三至五成,品質好的甚至高一倍;而且定期拜訪茶農,過年還去會拜年。農民最實際,收入沒保證,他明年便不種了。」洪鵬說。
集團目前是全球最大有機綠茶供應商,每年出口約一千五百噸,供應歐盟超過一半有機綠茶市場。雖然比不上最大有機紅茶出口商印度每年五千噸的數量,但有機綠茶市場起步比有機紅茶遲了十年,歐美漸漸受落綠茶,作為健康飲料大有發展空間。江西政府已很心急集團業績如何增加收入,何時營業額由現時三千多萬擴大到超過一億,成為全國的「龍頭企業」。
但洪鵬不急。
相反他還委託德國威伯為歐盟市場的獨家代理,依然同一個理念:穩定的長期合作關係。
「我希望出口穩定隨著市場增加,保持有限的供應──供應少一點點,價錢由賣者決定,可以高價;供應多了就是一點點,就是由買家話事,價錢反而下降。集團發展不爭一時,要看長遠。」
「可持續發展」這當紅的經營概念,洪鵬沒說出口,但句句都指向它。

洪鵬笑言這種「看將來」的想法,大概是江西人保守,沒浙江人進取,婺源又是理學家朱子的故鄉,連農民也有一份「節氣」。他講了個笑話:有外地人提議,鄉村不少古老的石板路,何不用橋子吸引遊客,鄉下人瞪眼:「我幹嘛去抬橋!」
中國高舉文化的地方何其多,但向錢看的,更多。我想影響還來自洪鵬不斷到世界各地出席有機食品會議,其中每年二月中旬在德國舉行的世界有機食品大會,他足足參加了十屆。
「我大開眼界,九八年第一次出國到德國七天,當時對國際市場毫無認識,中國人喝茶很奢侈,價錢可以上千上萬塊,以為外國人更有錢、更捨得花,誰知最受歡迎的反是兩、三塊錢的茶包!」和國際市場接軌,除了得到商機,還有先進的資訊和理念。
洪鵬提得更多的,是和德國朋友相處的日常生活細節,他感受最深是其價值觀:「德國人品德好,做事認真,不亂說話。」
就是在德國,洪鵬接觸到「公平貿易」的理念。「有這種好事嗎?」他坦言第一次聽到時,很吃驚。

3茶鄉

我和攝影師都同意:大鄣山村是到目前為止,我倆去過國內最美好的村子,其他婺源旅遊熱點的村子都比下去。吸引的,不是那漂亮的青翠群山,也不是那古雅的徽派建築,而是很久沒見過這麼多一臉滿足的農民了!誠然造訪之時正好快過年,也許碰上一年到頭最悠然的日子,但昔日茶農生活並不好過──自古茶葉生意裡,賣茶的、炒茶的,收入都遠比種茶的高。
這就是為什麼有「公平貿易」。

「公平貿易」追求一段買賣的關係中,買賣雙方都是平等的,可以對話、互相尊重,特別要保障生產一方的收入足以改善生活,同時保護自然環境。
通過自由貿易不行嗎?市場無形之手,難道不足以平衡供求兩方?
請從過時的經濟理論抬起頭,睜眼看看我們的世界:全球四成人口每天只有少於港幣15元的生活費──大部份都是農民或工人;而全球一成人合共佔去世上一半財富──他們不種也不收,汗水最可能滴下的地方,是跑步機。
從執行的力度來看,「公平貿易」比「企業社會責任」(CSR Company Social Responsibility)更進一步:CSR並無約束力,靠的是商人的「良心」;「公平貿易」則已有國際認證組織FLO(Fairtrade Labeling Organisation, International)提出詳細條文,商品上一個標籤背後,是極其細密的機制。

就拿大鄣山村為例:
入口商德國威伯要賣大鄣山村的綠茶,希望茶包上印有「公平貿易」標籤,除了盡社會責任,「公平貿易」流行嘛,二零零五年全球公平貿易產品的銷售量大幅上升37%,多了這標籤,比單單有「有機產品」的標籤受歡迎。德國威伯需要達到兩個條件:第一,在售價方面,大鄣山的茶農得到10-20%回報,不可以一盒茶賣三十塊,茶農三塊錢也分不到。第二,每買一公斤茶,額外付?0.5歐羅給村民作「社會保障基金」。
你看,不是隨便捐點錢給茶農便可以喔!
出口商中國大鄣山集團要配合,除了生產過程達到厚厚一疊的規定:不可破壞環境;不可用童工,孩子不能蹺課幫家裡採茶;茶廠工作的女工要和男工同工同薪,小節甚至乎如女廁的數目都有規定;並且定期給茶農培訓……更重要是把茶農組織起來,自主決定「社會保障基金」的用途。
大鄣山村於是在集團協助下,組成「茶農協會」,由一人一票選出會長,再以民主方法決定錢怎麼花。為了證明中國也能有「民主」(多沉重的任務!),集團用了三年時間說服FLO(中國農民法規定,村民委員會以一人一票選出來) ,才成為中國第一家農產品協會被接受為FLO會員。

由2003年集團成功獲得「公平貿易」認證開始,至今集團約有兩成出口茶葉有「公平貿易」的標籤,「社會保障基金」累積約120萬人民幣,連大鄣山村在內的六十個茶農協會一同開會,決定把錢投進教育。
茶農細細談過:修公路,成本高,惠及的村子少;捐給醫院,但醫院依然會向病人收雜費,這涉及國家醫療體制問題……「我們用不著,給孩子,給學校吧!」老農民最後共識:每位考上大學的茶農子弟,有一千塊?學金、重點中學的有六百塊、餘下的就看那間學校有需要。
問了幾名茶農,為什麼不把錢分掉?「農村孩子能上大學,不容易啊!」其中一名姓洪的答,一位姓吳的再補充:「能上大學,就算畢業後不回來,我也高興!」
如果孩子成績不好,不就沒得分嗎?「那是我的孩子沒本事啊!」茶農都笑了。
婺源有句諺語:「山間芧屋書聲響,放下扁擔考一場」,形容的是讀書風氣重。每條鄉村,最愛誇的便是曾經出過多少位進士,現在有多少個大學生。

「我們有二十多位大學生!」大鄣村茶農協會會長余細方果然就數給我們聽,這一千六百米的高山村子裡,總共只有151戶611人,大學生的比例在國內農村相當觸目。
空氣中,一股香甜。快過年了,幾個嬸嬸在曬玉米乾,那是把玉米造成湯糊,切薄薄的,再一片片地鋪開曬,她們看我饞嘴:「嚐呀!」,我撕了一小片,鹹鹹甜甜的有風味。隨處還可見一方方池子養魚、一個個小木塔養蜜蜂。粉牆黛瓦的房子伸出一個個圓型的電視收發器,從門縫瞄瞄,屋裡電視、冰箱、洗衣機都不缺,國內農村富到這個程度,大多會趕時髦用沙發,但這裡似乎家家用的是簇新的中式木桌椅,樸素而古雅,心想發展慢有慢的好,許多錯誤都不必犯。
有一家,剛好大門打開,我大膽闖進去。房子非常寬敞,廚房收拾得乾乾淨淨,牆角柴木細心砌好;客廳掛著曬茶的竹盤,樑上還吊著幾大塊豬肉、幾尾魚。男主人出來,捧著大碗正吃飯,吃驚地望著我們。
我指指那肉:「準備過年嗎?」
「我兒子剛滿一百天,請客用剩的。」他叫余永泉,三十出頭的樣子,這時妻子也出來了,抱著的兒子一臉肥肉一身厚衣,開襠褲露出胖屁股,一家子都笑瞇瞇的。
余永泉種菜、養魚,近年茶葉價錢好,也開了幾?茶葉,全賣給大鄣山集團,一年多二、三千塊收入。他覺得集團的收購價比以前政府收購時高許多,集團的政策也好,價格穩定,並且會「幫助群眾」。

排排茶樹由村子四周延展山上,大鄣山村在改革放前約有八百?地種茶,九七年與大鄣山集團簽約後,茶葉價錢近年每年增加10-15%,農民於是開發更多地方,但現在也不過增加到一千六百?。去過杭州龍井,比起那漫山茶園,這裡的茶樹,只是大自然一部份
由於位於高山,婺綠品質頂尖,再加上只能在春天採茶,秋茶一採,冬天茶樹沒葉子保護便冷死,一年一造根本沒必下化肥催谷,全數都是有機綠茶。茶農收入可超過一萬元,比山下茶農多出一倍,再加上木耳、香菇、竹筍、高山魚等副產品,生活條件不差。(全國農民平均年收入¥7,735)
茶農協會會長余細方還是村委員書記,他說村裡沒有貧窮戶,就是有兩戶弱智,需要照顧,是山裡人血緣近吧,有五、六十人還沒討到老婆,而到城裡打工的,約有一成。「七、八月份村幾個年輕人說去打工,結果嫌天氣熱,沒多久便回家了。」他本人十年前也去過浙江幾個城市當技術員,後來給村中父老叫回來幫忙。
「我沒本事啦,只能留下來。」三十八歲的余細方笑笑說,但看他辦公室全掛上自己拍攝的農村風景照片,全是美美的沙龍,顯然樂在其中。

box:公平的代價
「公平貿易」最為人詬病,是運作過程繁複。大鄣山集團用上三年申請認證,但董事長洪鵬說值得:「這對我的處境幫助很大,有穩定和推動作用。」
他說組織茶農協會可深化和茶農的關係,協會更可幫忙確保不會有茶農偷用農藥,茶農都知道一家用化肥,全村的茶葉都不能算作「有機產品」。雖然要準備大量的文件給每年親自到來的FLO專家審閱,但摸清條文背後人權、文明的原則,不會太困難。「起初集團會幫茶農協會出運作費,但FLO不許,說協會運作一定要獨立,不受集團業績影響。我接觸多德國人,明白程序愈訂得清楚,愈能長期運作。」
可是大鄣山集團是生產者,他日有機會入口其他窮國產品,捨得額外給錢別國的農民或工人嗎?
洪鵬認真地答:「我的角色是生產者,現在給你答案沒意思。可是公平貿易的造法,讓我感覺像『儒商』,可以積慈積德,我會自豪作為第一人把公平貿易引進中國,像是打開一扇門,也算有點貢獻。」集團現在並向美國和日本入口商合作,替他們出售的茶葉申請公平貿易認證,認同理念之餘,也是生意。
大鄣山村茶農協會會長余細方需要定期替茶農填寫耕種報告,他視之為工作,沒嫌煩。他說茶農滿意跟集團合作:「曾經有茶販出更高價,有村民便賣了,可是茶販後來混進別地的平價茶葉,大家都怕名聲給弄壞,還是賣回給集團。集團會助學,茶能賣去歐洲,不錯啊。」
公平貿易是一種貿易關係,而關係是要建立的。

BOX: 中學生要輔導
2004年茶農協會從公平貿易所得的「社會保障基金」,撥出二十萬給大鄣山初中學興建一楝綜合樓,用途令我意外:心理輔導室。老師說:「不少學生父母到外地打工,我們叫『留守孩子』,有三、四個輔導老師特地照顧他們,定期打長途電話給父母。」大鄣山村等可以種有機綠茶,但婺源一些農村生活條件還是低。
學生升學壓力亦重,老師估計小學畢業率有96%,能完成初中的約80%,但當中只有25%能上高中。城裡的重點高中「天佑中學」(詹天佑也是婺源人),考大學的高三年級居然有25班,每班66人!

BOX: 小學生住金庸祠堂
今年一月,協會剛捐出二十萬給淅源中心小學興建宿舍。學校宿舍原來是查氐祠堂,孩子就住在破落的板間房,天氣冷,孩子都兩個人一起睡,把兩床被子一張墊、一張蓋。學校曾經寫信給查良鏞,請他捐錢讓學生不必再睡他老家祠堂,沒回應,老師想大概金庸年紀大了,當聽我說他在英國唸博士,都很驚訝。
去年還有54名升上天佑高中、56個大學生,得到茶農協會的獎學金。協會迄今在茶農子女教育共用掉八十萬元。


4生態旅遊

大鄣山村附近最新開發了一個「臥龍谷景區」,令我眼前一亮:沿途大樹都掛上中英文植物名稱,椅子全是古樸木頭造的,垃圾桶不用膠袋可整個拿起來掃地,更好玩的是標語:
例如這棵在路中心橫腰長出來的大樹,掛個牌子寫著:「櫻桃好吃,樹難栽!」你馬上就知道這是櫻桃樹,管理人員不會為方便遊客把樹砍掉。
又比方那個垃圾桶,寫著:「投進了,得10分!」含蓄有趣,真有別於國內口號式水平。
臥龍谷風景漂亮,但國內不乏山山水水的地方,是這些心思使人印象深刻。當然亦有部份過了火位,有些標語略嫌濫情,像大石上肉麻地寫著:「溪水謝言:是你的環保意識,才使我保持如此的青春美麗。」小賣店旁一個水龍頭,特地把大樹砍開,把水管收進樹木裡,簡直走火入魔。
但終究,是走生態旅遊的方向。

沿著木步道散步,陽光在樹影下起舞,河溪伴著瀑布唱歌,太舒服了,人類怎能不好好保護大自然?
此行帶了一本書:Joseph E. Stiglitz的《Making Globalization Work》。
Stiglitz曾經是美國克林頓經濟顧問團主席,又是世界銀行的首席經濟顧問,但千禧年一月他開始全職寫書《Globalization and its Discontents》,一個最知道自由貿易及英美資本主義的人,突然走向另一個陣形,指出現在全球化的經濟體系有病,彷彿一枚炸彈,燒開了商界和學術界,翌年,他得到諾貝爾經濟獎。
他的書,讓你明白所謂自由貿易根本不存在,發達國家訂下種種保障自己利益的遊戲規則,發展中國家再努力,依然處於被「搵苯」的劣勢,太多價值觀被扭曲:大企業的利潤比小市民的飯碗重要;太多基本人權被犧牲:藥廠專利擺在病人性命前頭──但全球化其實是可以令全民一起過好生活的,只要糾正種種不公平。

「公平貿易」會是好方法,改變貿易的不公平嗎?
樂施會說是:香港人每年買食物雜貨用上二千七百六十億,比一些窮國的財政預算案還要多,消費者有能力對付不公平的貿易。
《經濟學人》說不:「公平貿易」效率低,消費者會被商家利用,甚至阻礙農民轉種經濟效益更高的農作物。(期數:2006年12月9日)
實地考察過婺源綠茶後,我覺得「公平貿易」不能解決所有貿易的問題,因為機制著重保障生產者,消費者的利益還得另想辦法爭取。然而這是一項重要的誘引,使農民和商人一同邁向可持續發展,縱使要付代價,但正如要保護環境,人們無法只求方便。
第一次喝婺綠,直拿龍井比,大鄣山集團董事長洪鵬說:「你欣賞的龍井,含?量很高,因為遊客都把汽車開進茶園去了,國家專家估計過:杭州茶園再過五十年也沒法把土地裡的?毒排清!」
假如當年婺綠真的變成「減肥茶」,農茶還會保持不破壞環境的有機耕種嗎?茶商面對全國市場競,很難不賤價求售吧。這條路也不是走不下去,但最後佔去大部份利潤的,很可能是壟斷市場的超級大集團。
FLO網頁有一條發人深省的Q&A:
問:什麼價格才算公平?
答:一個讓生產者可以持續發展的價格。

由山上走下來,臥龍谷只是短短一個多小時便走完,可是入場費要¥55,其中部份收入會分給大鄣山村。陪同一起去的婺源城裡人覺得不算貴,因為要好好保護環境,而且村民分到錢,才會合作不污染風景區。
車子駛往城市,突然看到河邊一排樹林,樹枝上全是塑膠袋!
「那是大水時,從河流上游沖來的垃圾,留在樹上。」城裡人有點尷尬:「政府曾經發動過所有公幹一起清理,可是雨季一來,又全是塑膠袋……」
婺源農村大多倚山傍水,習慣把垃圾往河裡扔,順著山勢沖走,可是現代垃圾不一樣,人口增加,再加上旅客,已經出現污染問題。
洪鵬很擔心:「以前沒人氣才沒污染,二千年旅客不足五萬人,去年已經達到三百五十萬,如果今年湧來七百萬遊客,婺源就完了。」他一直向政府反映:「發展不是愈快愈好,要看環境能否應付。」
這地因緣際會,由保守山區直接走向有機耕種和生態旅遊,未來可否發展下去,就看人們的選擇。

5香港「公平點」

回到香港。原來香港和公平貿易淵源非常深,五十年代英國樂施會以「Fair Trade (FT)」的名義,越過商家直接採購香港中國難民的手工藝品,開始長逾半世紀的公平貿易運動。如今國際公平貿易標籤組織FLO的成員遍及歐洲北美澳紐及日本,定期為亞洲、非洲、南美等508個生產項目認證。
公平貿易是一段保障生產者權益的貿易關係,理論上所有商品都可以是公平貿易產品,FLO唯一指工藝品難以定價,無法認證。由於不同產品需時度身定造一套認證準則,目前全球有公平貿易標籤的產品,超過1,300種,除了農產品、鮮花,還有足球。
香港有售的,也過百種呢!

 (打橫出time-line/圖解字)
1950's 
英國樂施會在歐洲出售香港製造的公平貿易工藝品。
1967
首個公平貿易產品進口組織在荷蘭成立。
1973
第一批「公平貿易咖啡」由危地馬拉的小農合作社生產後輸往歐洲。
1977 
樂施會在香港開設第一家二手店,不定期出售公平貿易貨品。
1980's 
Body Shop在各地分店包括香港出售名為Community Trade的公平貿易產品。
1997
Fairtrade Labelling Organizations International(FLO)成立,除瑞士、美國和加拿大還保留自己的公平貿易標誌,大分部成員國都統一用FLO的標籤。香港南丫島Green Cottage引入公平貿易咖啡及茶。
1998
南丫島「南島書蟲」和尖沙咀First Cup分別供應公平貿易茶及咖啡。
2002
樂施會在香港在內的全球六十四城市舉辦公平貿易運動,百佳超級市場開始出售公平貿易產品。
2003
中環聖約翰教堂書店出售公平貿易產品
2004
公平棧Fairtaste成立,專門代理公平貿易咖啡;Starbucks終於在香港部份分店推出公平貿易咖啡,比其他國家分店遲了四年。
2006
愈來愈多店鋪包括Marks & Spencer、ThreeSixty供應公平貿易產品。樂施會訪問304人,七成說聽過公平貿易,八成說若有選擇,會買公平貿易產品,96%肯最多額外付出十元港元。
2007
香港「公平貿易力量」在佐敦開設公平貿易專賣店「公平點」。五月十二日「國際公平貿易日」,香港樂施會將舉行「公平貿易墟」。

box:擁抱公平貿易夢
香港愈來愈多像趙善榮這種有心人,人到中年選擇放棄高薪厚職,為理想投身社會企業。
趙善榮在2002年首次接觸樂施會公平貿易運動,兩年後他辭去投資銀行七位數字年薪到南美旅行一年多,親身感受當地咖啡農民的苦況,2005年在世貿會議WTO在港召開的前夕,毅然創辦「公平貿易力量」組織,投資12萬設立網站出售公平貿易產品。
七萬元貨才賣出幾千元,就像把錢銀掉進海。
他繼續勇字當頭,租下佐敦一間鋪開設「公平點」,除了零售公平貿易產品,包括引入大鄣山集團的有機茶,還嘗試當生產商,收購並培訓山西蒲州婦女手工藝作坊製作?布、袋子等,甚至嘗試和大鄣山集團一樣,通過繁複規條申請成為FLO成員,設立自己公平貿易的品牌。
「總要有人行先死先。」他笑笑說。
趙善榮的個人網站名為Forever Dreamer。

6後記
最多人問我:公平貿易產品會貴多少?
沒有答案。
因為這視乎商家如何計數,分給農民多一點,但「公平貿易」標籤可以是更化算的廣告費。我到過超級市場格價,有公平貿易紅茶很平宜,一盒四十個茶包才$31元,一般二十五個的茶包已經要二、三十元。買過一排$36元的公平貿易巧克力,很好吃,好吃的巧克力可以由三十元賣到過百元不等。香港茶道總會會長葉惠民亦說大鄣山賣七十元一罐的公平貿易有機綠茶,其實值三、四百元。
但光顧大型連鎖咖啡店,公平貿易咖啡又真的比較貴。
諷刺是,公平貿易運動相信消費者的力量,通過消費使財富分配更公平;偏偏機制並不保障消費者,無法阻止零售商抬價。
消費者要防止被「抽水」,要有維護自己權益的運動。現在世界之紛亂,貿易之失衡,已經沒有單一方案可以解決所有問題。但「公平貿易」誠然是一個誘因,幫助生產者邁向可持續發展。
你看,喝一杯茶也牽扯到這麼大道理,我們可以做的事,多著呢。


box:(圖解字)公平貿易產品出售點
志願機構            電話  地址或網址

樂施會商店       27301666 尖沙咀新港中心低層28鋪
國際十字路會  2272-9301   屯門青山公路2號
公平棧           29409086  黃泥涌道27號5A
聖約翰座堂書店 2868 2848  中環花園道4-8號
FM International Resources 2791 9771 西貢蠔涌田寮41號
公平點             3188 8064  彌敦道375-381號102室

咖啡店及書店         
南島書蟲          29824838 南丫島榕樹灣大街79號
Brunch Club   25268861 中環蘇豪卑利街70號
七一吧             28587071 中環荷李活道67號地庫
Eat Right       28684832 中環些利街4號地鋪
綠創意健康店    28824848 銅鑼灣渣甸街54-58號富盛商業大廈2樓
農舍                29826934 南丫島榕樹灣大街15號A地下
綠色生活專門店  27920106 西貢沙咀街5號地下
Harmony Cafe  31093125 銅鑼灣登龍街21號2樓
保康坊             25436678 中環干諾道中68號華懋大廈第二期1樓3號
Life Cafe        28109777 中環些利街12地下至2樓
Manna Snack House 93055606 大圍火車站24號舖
有機園              2488-0138 香港銅鑼灣堅拿道西21號唐二樓
天下太平           2527 5870 灣仔大王東街21-23號
恩與美文化館     27871108 九龍旺角彌敦道644號2樓

超級市場 ﹕          
百佳超級市場部份分店、吉之島、馬莎百貨、City'super、利園GOURMET、金鐘Great、太子大廈Oliver's Supermarket、又一城TASTE、置地廣場ThreeSixty

大學合作社 ﹕        
嶺南大學心意社、中大女工同心合作社、香港大學學生會合作社

16th Apr 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