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l曉蕾 | 16th Nov 2009, 18:54 | 綠色議題

如果你覺得城市裡空氣太髒、噪音太大、汽車太亂、人太擠,實在受不了啦,可以找個假期來這裡過幾天清靜的生活,反省一下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如果你覺得生活太緊張太忙碌,每天大魚大肉吃膩了,身體太胖,毛病太多了,可以找個假期來這裡過幾天簡單的生活,反省一下是不是非要如此過下去不可?其實不一定要等到假期,特別請個假來住幾天也是值得的。

一九八八年香港人區紀復在台灣花蓮海邊一間簡單小屋住下來。他放棄高薪厚職,決意過一種「不污染大地」的生活。翌年他把住所開放,寫下前述一段公開信,結果十八年來吸引過萬人親身體會他提倡的簡樸生活。

簡樸生活是否解決當今世界過度開發的唯一出路?我沒法像區紀復般肯定,但他能夠身體力行近二十年,卻殊不簡單。

幾年前區紀復已有意把簡樸風氣帶回香港,他堅持不用錢租地方,一直等待有人主動拿出土地建立「香港淨土」。「因為這是公益服務,不應用商業原則操作、不應用錢交換。」他說,真是匪夷所思的理由。我們跟著他去大嶼山神學院、鹽田梓等地試辦簡樸生活營,幾經波折,正想他的心願確實痴人夢話──好消息卻來了:青年旅舍(YHA)同意給他使用望東灣的宿舍,今個夏天起區紀復將在香港嘗試營造一處簡撲淨土。

香港人,你會覺得城市太髒、生活太亂嗎?

1.人生只得一份工 

我最先對區紀復感興趣,是聽他一場在教協舉辦的講座。

他示範摺膠袋:「你看這個膠袋多漂亮,上面的圖畫好有心思。可以這樣……這樣……摺成小三角,上面的公仔還可看得見呢!隨時拿出來再用,真的破舊到不能用,也是摺得細細地棄掉,不會佔地方或者堵塞溝渠。」

「如果我們對一個膠袋也懂得珍借,對人便不會隨便放棄。」他輕輕說畢,全場突然一片靜默。

聽慣環保人士的大呼小叫,那個見到膠袋不是大罵「不環保」?區紀復有一份罕見的溫和沉實。

區紀復在澳門出生,香港長大,赴芨台灣唸化工,再到瑞士留學專攻高分子化學,並擔任大企業「台灣塑膠」的研究部主管十年。他自年青便熱衷環保,積極推動垃圾回收,卻從事生產大量垃圾的工業,內心非常矛盾。「為啖飯嘛。」很多人如此找借口,他不:「我的生活就是我的工作,我的工作就是我的生活──人生只有一份工作。」

區紀復在內部通訊寫文章、給大老闆王永慶寫信,依然無法改變塑膠廠污染環境的發展方向。四十二歲他毅然辭職,到世界各國觀察垃圾處理問題,菲律賓的垃圾山、北美的堆積區……五年後他在花蓮鹽寮海邊住下。

他覺得:環保,純粹說話是沒用的;垃圾,單靠回收也只能治標。他決定身體力行,開始過簡樸生活,一種「不生產垃圾、不污染大地」的生活。

2.人救地球?

 區紀復在鹽寮海邊無人地帶,利用漂流木和石頭,蓋了一、兩間小房子,每天劈柴燒灶,種菜吃素,露天洗澡,野外拉屎,穿別人不要的衣服……過慣的都市生活全然放棄,沒電視、沒報紙,儘量回歸自然。

「我只是想好好地認真生活。」他一個人默默地過日子,每件大小事情都用心摸索學習,不斷反省:為什麼要樣做?為什麼會這樣發生?對人對自然有什麼影響?有更好的做法?更好的過程和結果?有更深更廣的意義?……

簡樸生活一年後,他開始寫書,並開放這片「鹽寮淨土」給訪客親身體驗。

「社會有病。」他指出:「問題出於人們慾望太高、私心太重,消費主義泛濫,國家發展以經濟掛帥,輕視教育、環境和社會福利,完全走歪了路。」

他的看法並不新鮮,坊間不乏類似批評。比方說:汽車。八十年代開始美國汽車已經供過於求,車廠為生存用盡方法推銷,製造汽車的工人薪水越來越低,市場部卻越來越重要,時至今天,大家都知道假如中國大陸人民擁有汽車的比例與美國一樣,用盡全球石油也不夠,但車廠要賺錢,依然落力推銷。石油短缺,戰爭一觸即發,為了幾家汽車公司的營業額,全人類付代價。

如今世界就像一架高速火車向前衝,越來越多人覺得方向出問題,卻沒法叫停。但在荒野如野人般生活,就能拯救地球?

區紀復沒動氣,他還是堅持簡樸生活是改變人心最有效的方法,住在海邊絕非避世,而是籍著一種生活方式希望醫治社會最嚴重、最難治的病,

「影響社會有多方法:走上街抗議、當上高官制定政策……可是我覺得『鹽寮淨土』的方法比較徹底,我比較喜歡。因為一次深刻的體驗往往會影響我們的一生,改變價值觀和人生觀。」他坦言明白不會人人都願意過簡樸生活,正如三千年前孔子希望籍教化達大同、二千五百年前釋迦牟尼以修行超渡眾生、二千年前耶穌傳福音,但二三千年過去,世界依然充滿罪惡。

然而他鎖定目標,繼續身體力行:「只要愈來愈多人願意過簡樸生活,世界還是有希望的。這是一條很長很長的路,但我覺得這是唯一而且對的路,就努力往這方向走去。」

十八年後可以肯定的是,這條路不只他在走。傳媒加上不同宗教團體的宣傳,鹽寮淨土已經有過萬人慕名而來,老師帶學生,家長帶小孩,暑假寒假更是熱鬧,有的住兩、三天,留一、兩月,約有一成人會一再回來,其中一位女子志同道合,更成為區紀復的妻子。

3. 慌死無得食 

再問下去,也許都是高談闊論,我揹起背包,體驗區紀復在香港大嶼山神樂院舉辦的簡樸生活營。

生活營原本要舉行十天的,因為場地問題,只辦了五天,我剛好又去了台灣公幹,僅僅來得及參加最後的兩天。

會不會很苦?會捱餓嗎?縱使區紀復的妻子秀娟只叫我帶一包麵粉和雪梨,我在背包裡塞多一包麵條、一小包五穀米、蘋果、橙……若非早說好不許帶零食,餅乾巧克力已跟我上路。

到了營地一看,桌上滿滿都是食物!原來不少參加者都有我的憂慮,額外多帶蔬果。

早來的營友已經在剪草、收拾神樂院荒廢的花園,我也決定勞動:煮飯。

蔬果種類這麼多,我們貪心地又做沙律、又煮湯、糙米飯還加進南瓜粒。沙律醬是橄欖油加新鮮檸檬汁、灑進砌碎的薄荷葉,因為剛在台灣學會當地話梅醃菜的做法,又貪玩地加進兩粒話梅。

秀娟看見我們在忙,沒做聲。

桌子上,雜菜絲沙律、番茄雜菜湯、南瓜糙米飯,顏色好豐富!沒想過「簡樸」如斯豐盛。

一直到晚上分享會,秀娟才說看見大家花那麼多時間煮食,想提醒,又怕關係弄僵,她覺食物煮得太豐富了,不合簡樸「少油少鹽、少調味少加工」的原則。

真想找個地洞鑽進去。

翌日早晨不敢妄為,看著秀娟把剩下的南瓜糙米飯,加水加熱,變成糙米粥;下午剩餘的糙米粥,再放入蘿蔔絲,蒸成蘿蔔糕,外加一盤大家一起搓的饅頭。她沒加什麼調味,可也不是一式一樣隨便了事。

簡撲容得下多少花巧?複雜的沙律醬和心思「回收」的蘿蔔糕,如何劃下「簡樸」的線?若以此類推,傳統工藝、匠心裝飾,都是無謂?

  4.省來做什麼?

 神樂院到處都是枯枝,收集成一大團,燒灶時隨手便塞大把進去。

但區紀復說「浪費」。

正確的起灶方法是:首先清理灶底的灰,放一團紙,紙上放乾草,草上放交叉放細枝,最後才是較粗的樹枝木柴,這樣一點火便可把火起來,如果只用紙燒樹枝,需要很多很多的紙,這是浪費,如果火已經夠旺,再添柴枝,也是浪費。

省來做什麼呢?周地都是枯枝。

區紀復在鹽寮住了五年,第六年曾經到非洲、印度、中南美等國家「體驗貧窮」一年。在非洲他小心翼翼地用水,當時正值雨季,修女對他:「不用這樣省,有水的時候不用也是會流掉的。」區紀復沒開口反駁,心裡卻覺不妥:這和人們說「有錢時不用,錢也會不見的。」有什麼兩樣呢?乾旱的時候才節約用水、貧窮才節儉,就只是不得已的妥協,而非「惜物惜福」的簡樸生活態度。

我們都乖乖地省用柴木,煮好飯,灶還是熱的,別浪費──正好放兩塊番薯煨。誰知轉頭,大家都忘了那番薯,到發現時,已成兩塊黑炭。

「煨番薯很難掌握火候,就是能吃,表層厚厚一層肉也浪費了。」區紀復輕輕說兩句便走開。

5.慳水易過慳廁紙 

我和攝影師比賽,看誰的碗乾淨。

這裡吃完飯,要在碗中放點水,把油膩喝掉,目的是洗碗時不必用很多水。我和攝影師連喝幾碗「湯」,甚至挾塊菜葉把碗裡抹乾淨,那菜葉最後當然得吃進肚裡去!

幾頓飯的比賽結果,我的膠盒舊了總有點污潰,比不上攝影師挪用小女兒的瓷碗光潔雪白。

洗碗用水少,洗菜也是一盆水分三趟用,因為重覆洗三次,比一次過沖水乾淨,洗碗、洗菜水,都用來淋花、沖廁所。聽說在台灣鹽寮淨土,用水更嚴謹:男男女女輪流在露天的泉水洗澡、洗衣服,挑水回廚房用;下雨,放個桶子在屋簷下接雨水,由於有酸雨的嫌疑,只用來沖便桶。

區紀復拒絕用自來水:「水龍頭打開,唏哩嘩啦的流,其實只用了十分之一,十分之九是流掉的。而且台灣不像香港用海水沖廁,經過重重浩大工程:築壩、淨化、輸送的乾淨水,用來沖髒臭的大小便,是完全沒道理的浪費。」

由於神樂院已有自來水,區紀復作了個「水修行」裝置:膠瓶只在瓶頂和瓶底穿兩個小洞,瓶中的水便慢慢滴出來,每次洗手,你都會深切地感受到原來用這麼少水也能把手洗乾淨。(心底話:每次洗手,你都會深切地覺得好麻煩!)

話說回來,我離開簡樸生活營後,唯一比較能保持的習慣,便是淋浴時放一盤水在地下,由得它滿了,留來沖廁所。

室友不解:「你知道香港用海水沖廁呵?」

「你知道區紀復為慳廁紙,沖水用手指洗屁股呵?我寧願慳水。」

6.  剩兩成都好

 區紀復解釋鹽寮淨土的簡樸生活模式,是他自己慢慢摸索出來,自覺有趣、有意思,才能如此生活多年,他不諱言沒要求所有人都照跟:「在鹽寮能做到百分百的簡樸,等到大家各自回到日常生活裡,也許就還能剩下百分之三十或二十的程度。」

但到底簡樸是什麼?和貧窮有什麼分別?

「分別在於選擇。」他一語中的:「簡樸是一種經過反省、思辨,而選擇的生活態度,而非一種特定的方式和標準。」

一個總統,不一定要跟一農夫一樣生活,但下班後穿一件便服,光顧小店吃一碗麵,就給人簡樸的印象。人們回到都市,沒法像在鹽寮般種菜,但煮菜可以簡單一點嗎?沒法像在鹽寮般挑水,但水龍頭可否放開小一點?

「簡樸就是節制一點,降低一點,放棄一點。」他繼續解釋:「各人按自己的身份,定出自己的標準,不是回到原始落後的生活,也不是反對科技文明,更非貧苦無奈,重要是這一切都是出於心甘情願的,不是自願便會覺得苦,一兩天還很新奇,長久下去便不可能。」

開始對簡樸的標準多點概念。但再想,這實在與現今社會的運作模式背道而馳:某程度上計劃經濟已死,世界靠著刺激消費,才能不斷生產,各國通過貿易通商致富,人人簡樸,不一起變窮?

我去過埃塞俄比阿,印象很深是導遊對我說:「別再捐錢來了,那錢只是養肥那些所謂慈善機構,令我們的小孩習慣張手乞討,你們不如來觀光消費,我們光明正大的做生意,有收入更有自尊。」

「你以為買手信的錢,真的會落到埃塞俄比阿的窮人手中?絕大部份的金錢,還是去了旅行公司和大商家。」區紀復這樣回應:「消費主義沒你想像中能攤分財富,始終是既得利益者獲利更深。慾望似乎可以推動社會發展,但像如今不知限制,社會反而更亂。倒不如把自己的慾望減低,把所擁有的減少一些,分享給更別人,包括認真實行一些有效的扶貧計劃。」

我答不上話來。大陸開放變有錢是事實,但全球致力生產消費,大財團互相吞併,出現貧者越貧,富者越富,也是事實。

簡樸才是消滅貧窮之道?

7.不做工更有錢 

我只知道區紀復沒做工二十多年,積蓄反而增加了。

話說他四十二歲不做工時,存有幾十萬積蓄,因為還有父母,早買下一間鄉郊房子,但後來父母決定在香港住,他便把房子平賣給當時租住的原住民。積蓄加上賣房子的錢一直放銀行,每個月他在鹽寮的開支才一千台幣(約二百五十港元),光利息也用不完,滾存至今,竟然多了幾倍!!

有點氣結,香港人打一世工結果供一世樓,唔做唔買反而更有錢。

區紀復儘量不用錢。如果要買一件東西,他會先問自己:有必要嗎?如果有必要,可否降低要求?真的需要,可以如何獲得?去撿?問別人要?跟別人交換另一件物件?自已想辦法造?找代替品?可否再等?如果真的要用錢,一定要買新的嗎?舊的可以嗎?一定要買貴的嗎?便宜的行不行?(如果一個女子買衣服前先想這一大堆問題,大概款式已舊不用買了。)

鹽寮淨土不收費,只是放個自由奉獻箱上書:「你的富裕彌補他人的缺乏,好使他人的豐厚也彌補你的不足」。有人建議區紀復推廣簡樸運動,成立基金會、向外募捐、主辦課程、甚至經營二手市場,他都拒絕。

「我反對商業行為,避免現在社會以金錢來衡量一切的價值觀。鹽寮淨土是一種生活型態,以此影響社會,沒必要成立組織,也不需要收入,有錢反而會再回到追逐名利的陷阱。」

看區紀復的書,很多人到鹽寮淨土感受最深,是到菜市場撿小販不要的菜,人們開始還不好意思,但當檢到成箱成堆的蔬果,皆因賣不完或外表不是最漂亮,都變得很興奮:「我們是替浪費的人積福啊!」這些蔬果原本只能成為垃圾,現在變身桌上佳餚,吃剩的還會化作肥料。不花錢,又沒垃圾,皆大歡喜。

box:簡樸運動不只一家

1932年經濟學教授Scott Nearing 和太太Helen在美國維蒙特州及緬因州的森林農場,創立Good Life Centre,經歷六十餘年自給自足的簡樸農耕及素食生活,被譽為提倡環境與生態保護的先行者。一九九五年Helen過身,中心以基金會繼續運作。

.以色列現有二百多個人民公社Kibbutz,所有工作、財產、收益都由成員共同擁有,實踐「各盡所能,各取所需」的理念。他們努力開闢農田,近年更致力有機農業

.法國的「泰澤」由羅哲修士於1940年創立,過百名修士在物質和精神上互相分享,一過簡樸的生活,數以千計來自不同國家的年輕人前往泰澤,參與為期一週的聚會,一起祈禱和反省。不過去年八月,一名精神失常的女士在會堂內用刀子刺死了創辦人羅哲。

.近年美國掀起「新簡樸運動」,日本也流行「清貧熱」,介紹簡樸生活的書藉如雨後春荀,其中一本暢銷書是Elaine St.James的《Simplify Your Life》講述她和丈夫如何花三年時間徹底地簡化生活,並介紹一百種具體可行的方法,鼓勵人們擁抱大自然,學習獨處隱遁。

8.  頓一頓

 大家嘗試「立石」:把石頭豎立起來,只找對立足點,掌握到重心和平衡,理論上石頭每一片都可豎立。這是一個遊戲,也是一場耐性的修練。

秀娟拿著一塊石頭,嚴格說,這是一塊圓錐形的水泥,她居然可以用水泥的尖頂倒立起來!

一九九四年秀娟辭去台北出版社的編輯工作已經一年,還是希望繼續「頓一頓」,想想自己人生追求的是什麼,朋友介紹鹽寮淨土,她想可省下房租便起行。

鹽寮淨土從來不乏處於生命中「頓一頓」的人:心情不好、情緒不穩、婚姻低潮、工作挫折、甚至有自殺傾向……就連這次香港的體驗營,亦有營友一段時間沒做工。

秀娟說自己很快便適應樸生活:「我在鄉下長大,到台北工作,房間只有一張床、一張桌子、一張椅子;鞋子兩對,一對夏天穿,一對冬天穿。朋友約我上餐館,我寧可在門口等她們吃完才一起見面。不是因為沒錢,而是覺得沒必要。」在鹽寮露天如廁、洗澡,一點也沒難到她,清晨起身看書,然後幫忙蓋建供訪客安靜的「淨心室」,一下就過了四個月。

區紀復正好計劃到非洲「體驗貧窮」,問她去不?「不去!也沒錢去!」她想也沒想便拒絕,甚至覺得鹽寮離台北這樣遠,自己又少出門,可能這輩子也不回來。

回到台北,朋友聽了她在鹽寮生活的四個月,都鼓勵她跟區紀復去旅行,「很難得和這麼有理想的人同行啊!」朋友甚至借錢給她。她和區紀復去非洲探訪不少慈善團體和宗教修院後,連帶又去印度、歐洲、以色列、中南美……

「這一年旅行,是我生命的顛覆。區大哥問我願不願意留在鹽寮幫忙,從事教育和仁愛的工作。我也可以一個人過簡樸的生活,但這是一個機會奉獻生命,與其他人分享,於是留下來。」

她找到自己的「立足點」。

二千年,兩人結婚。區紀復穿十二年前的襯衫長褲,秀娟向別人借衣裙,他送她聖地的石十字架,她回他自己雕刻的木十字架,婚筳是水果、果乾、綠豆芽、饅頭、滷花生豆乾、八寶粥等。秀娟的姐姐吃不慣,可是很替妹妹高興,當年旅行她便主動贊助:「如果你有一天嫁給區大哥,就當是送你的嫁妝好了。」

區紀復和秀娟相處非常含蓄,滿有默契地打點營中一切。

最先在鹽寮,不是打算獨身過日子嗎?區紀復微笑:「也是順應自然,適合的人出現了,願意一同生活,就接受。」

兩個人一起,會否不如獨身簡樸?秀娟認真地想了好一回:「生活基本沒變,唯一妥協是每當我離開鹽寮到台北探親,都希望他每晚打個電話給我,短短的報平安也好,他開頭不肯,覺得沒需要,後來是體諒我的需要,才每晚打電話。」

9.一個月後……

 三月下旬在神樂院舉行的簡樸生活營,進進出出大概二、三十人,有曾經去過台灣鹽寮淨土的,重溫簡樸生活;有本身已經厲行素食的,進一步學習節制生活;有媽媽讓五歲的孩子「逃學」兩天,體驗課堂學不到的環保意識;也有虔誠基督徒和在印度修行多年的人士來參加。

類似的生活營復活節在鹽田梓又舉辦了一次,當時民政事務局局長何志平還沒提出把這裡開發作生態旅遊中心,區紀復一度寄望可在此住一段時間,推動簡樸生活。這次吸引近二十名參加者,更多是在不同場合聽過區紀復的講座,希望親身體驗簡樸生活。

兩個生活營晚上分享會,幾乎人人都說簡樸生活比想像中輕易,偶然生火煮飯,親近大自然,正好調劑城市生活。我卻好奇離開後,他們與區紀復短短的相遇,會留下什麼?一個多月後,我拿起電話……

  BOX:山貓:

「見過區大哥知道什麼是最簡單的生活需要,突然發覺很多東西都是『多餘』­,地鐵很多很多廣告,其實推銷的都是多餘的。

生活習慣有沒有改變?……食東西盡量吃光,點菜會小心不浪費。但我沒想要像區大哥素食,人類天生是雜食嘛,無需要改變。」

BOX:李太:

「我帶了一罐花生醬,區大哥提醒我:所有醬料最先變壞的,就是離蓋子最近的地方,所以每次一定要刮乾淨,不要弄污近蓋的地方。我做了這麼多年阿媽也沒留意過!他簡樸的觀念真能深入生活小節。

我十歲的女兒現在每次拿果醬、花生醬,都會小心。

離開生活營,我數數自己原來有好多鞋,手袋也有十五個!於是和女兒收拾了五、六袋舊衣服打算捐出去。

我整個五月也沒買股票,看見區大哥的生活,覺得花精神在這些事上很無謂。股票狂升時,我沒後悔,不過前陣子大跌,又心癢要不要趁低吸納。」

  BOX:Sunny

「我才去了簡樸生活營兩日一夜,時間太短,沒什麼得著。我自己本身曾經教地理,也經常帶學生接解大自然,我會安排很多活動,讓學生反省,但區紀復的簡樸生活營,組織便比較鬆散。

我追求一種『我復悠然』back to basic的生活,不是這種中三學生的話劇,拿起什麼道具說一番道理,然後落幕拍拍手。我是因為聽過區紀復的講座而入營,時間長點會應該多點啟迪吧!」

  BOX:Tina

「我去過台灣鹽寮淨土,好喜歡!我們六個人去了四、五天,天天都睡午覺,好開心;露天洗澡,上完廁所用水清潔,感覺很自然。我甚至試過區大哥推薦的尿療法,原來你食過什麼,第二天的尿就帶有什麼的味道!

那是真真的生活,不像香港的生活營像『大食會』似地。

最大得著是看見區大哥這樣簡單過日子,做人輕鬆佷多,物質的東西有又得,無又得。我現在開水龍頭不會扭得太大,飲食的口味也淡很多。」

  10.後記

 「快樂不是因為擁有的多,而是需要的少。」離開簡樸生活營時,區紀復送我一張手寫的書籤。

在營裡,天光便起床,打理園圃準備三餐,還可睡午覺,天黑營友團坐一圈分享,十時便上床。我和攝影師睡得精神飽滿,感覺非常健康,可是一到達市區,看見滿街食店,突然便餓了,還特別想吃一些沒那麼健康的食物­­……

真是凡人。

荒野還肯樸素一些,回到城市「需要」馬上如藤蔓生,區紀復的苦口叮嚀一下子就給喧鬧人聲浸沒。

青年旅舍有意把望東灣的宿舍長期交給區紀復舉行簡樸生活營,總經理王愛蓮非常坦白:「望東灣是我們七個宿舍入住率最低的,可能是當年建築師嚴迅奇的設計沒冷氣。現在有兩條路,如其再花錢翻新全部冷氣,不如試試強調刻苦,吸引多次人來體驗簡樸生活。」

也好,我等凡人回頭有路。這張書籤我會好好留著,或許有一天,我真的懂.

17th Jun 2006


[1]

This is the first time I have visit your blog and I love your article a lot. You're a great reporter of professionalism, clarity, and compassion to humanity. Please keep up your good work. When I was a young teenager, I once read a proverb, "I don't want to be possessed by my possessions". It has been giving me a significant impact on my life and my behavior of consumption over the past so many years. Maybe greed is truly one of the seven deadly sins of us. We cannot adopt ecological and environmental proctection principles to firmly guide our economic and consumption activities. The Nature and Earth have been suffering for so long, eventually they'll give us a fatal and deadly attack. As a result, the whole human civilization will vanish completely. I sincerely hope you can make full use of your professional skills and loving kindness to wake up as many people as possible. Cheers!


[引用] | 作者 BbBb | 17th Feb 2010 04:10 | [舉報垃圾留言]

謝謝你,
我不時會懷疑能否繼續寫下去,你的留言是很大的鼓勵.
也祝你新一年,生活更美.


[引用版主回覆] | 作者 l曉蕾 | 17th Feb 2010 17:27

[2] 写得很好

我是搜索区纪复和简朴生活找到这里的,这篇文章很好得介绍了我想要了解的内容,非常感谢!


[引用] | 作者 Shawwin | 28th Oct 2012 13:46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