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l曉蕾 | 15th Nov 2009, 09:05 | 社區營造

我們每次都很包容:
時代要進步、經濟要發展,上環舊街里巷拆得無影無蹤、鑽石山大勘村連悲鳴也沒一聲。
我們每次都很合作:
改朝換代,歷史污點當然不能留下,九龍城寨只能活在相片中,調景嶺只能作地鐵站名。
但為什麼一切犧牲,換來卻是愈來愈糟的城市?我給你灣仔有情有趣的小攤檔,你還我六層高平台,把街道都吃掉!我給你七彩繽紛的虎豹別墅,你居然把花園毀掉,別墅五年來一直空置!我多麼不捨得啟德機場,你卻光懂得建豪宅,地產活了,香港死了。
天星碼頭是中環的心臟、是香港真正的市中心,由碼頭到大會堂、愛丁堡廣場、立法會、遮打花園、商業區、政府山、動植物公園......維多利亞式的城市設計,優雅周詳。天星一拆,積木倒下。
而新碼頭是什麼呢?連名字也無,「七號碼頭」,假古董似地招攬遊客。舊的不去,新的不來,但當新不如舊,我們為什麼要放手?
民政事務局局長何志平問市民:「要攬住一堆磚頭,還是把回憶及內在價值放在腦海中?」
十五萬人親身到天星告訴你,這不是一堆磚頭!


豈有閒情似舊時

地鐵很快、巴士可以去到很遠,但人們還是喜歡來天星碼頭坐船,那怕下船後還得再三轉車。
那是一份偷來的閒情。
踏上綠樓梯,心情開始放輕鬆,厚實的生鐵扶手毫不吝嗇地接收身軀的疲倦。夕陽射進鐵欄,在地上打下蜂巢般的格子光,海風吹過,難得暫時逃離冷氣的牢籠。小孩在窗前跳高望海,童年時,好像永遠長得不夠高。
紅燈轉綠,走落斜路,紅色木板送上隆隆聲,若是有拉著行季的遊人,那聲響更大了,彷彿替渡輪叫嚷:歡迎歡迎。
天星頭上沒有射燈、身上沒有廣告牌、腳下也無商場,實而不華但盡忠職守。
老實原來是最好。

1跳高......望海!
180度大迴環窗牆,是天星碼頭經典的建築特色。「以前的樓宇,像是在外牆刻了一個個洞,窗是牆的一部份。」建築學會副主席吳永順說大會堂的窗和梯樓間都是用上同類的窗牆設計。

2綠樓梯
由渡輪到碼頭的裡裡外外,顏色都是統一了的:上白下綠,樓梯還寫明前往地點,不怕趕船的失魂魚去錯地方。

3格子光
牛角風扇吹啊吹,滲著海水的味道,等船的時間一晃眼就過。

4上船
搭船過海,總是比其他交通工具多了一份閒情,那對情人沒坐過天星小輪、搭過電車,兩塊錢便能換來無價的浪漫。

5紅木板
地板紅得發亮,隆重如紅地毯,為一片素淨的綠白色中,帶來驚喜。

6到了!
心急的人,總是等不住吊板著地已跳上碼頭,發生多宗跌下海的意外後,船員加上一條繩子攔住。


這裡有故事

趙世曾家住香港,天天坐船到培正中學上課,年少時,最愛站在鐘樓下看漂亮女孩。
古天農住尖沙嘴,中學第一次做話劇便是在大會堂,自此常常坐船排戲,他怨:香港總是拆得太快、保存太慢。
長毛經常在天星碼頭示威,最記得八九民運時由五月靜坐到八月,當時怡和大班鮑磊還在碼頭捐給他二千元。
李卓人九七年為抗議臨時立法會推翻立法會制訂的集體談判權,也在碼頭絕食一星期,太多市民送湯,絕食結束,居然胖了。
長春社經理何耀生想起七十年代回廣州探親,例必坐船到尖沙咀碼頭,再到隔壁的火車站乘車,過節時人人揹著大布袋、拖男帶女,一些乘客心急下船不措拉著水上的木樁跳上碼頭,碼頭海邊常常漂著這些心急人跌下的鞋子。
趙金卿一直記得父親有次和朋友坐天星小輪,大家講笑,誰知朋友心臟病發,在船上笑死了!
鄧達智試過從尖沙咀到中環來來回回四、五次,也賴皮不肯下船,因為黃昏的維港實在太美了......
鄭女士最懷念以前在天星碼頭拍拖的日子,一天來回坐好幾次,二十多年過去,男友變丈夫,然後走先一步......碼頭最後一夜,子女陪她坐慈善告別航。
謝家逢假日都到天星碼頭,謝太愛到海運大廈shopping;謝生喜歡到當年裡頭的海天酒樓飲茶;偶爾一家大小還到海運戲院看電影。
陳先生每年春天都是碼頭常客:坐船到文化中心趕電影節,有次藝術節去了文化中心,才發現原來節目在大會堂舉行,連忙又跑上船──居然沒遲倒。
...............


人間有情

「親愛的顧客
承蒙各位多年光顧,我們已成為摯友。每天總得見上一面,否則好像缺少了甚麼,奈何天下無不散的筳席,終於到了說分手的時候。鑑於政府於2006年11月11日正式收回天星碼頭所有鋪位,我們衹能為各位服務到最後一刻。
我們決定於2006年11月11日上午9時30分(早餐後)光榮結業,希望各位顧客另外找到一間能解決兩餐的地方,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十多年顧客成摯友,覓得知己後何求
他朝有緣能相遇,細說當年話從頭」

碼頭鐵閘還未拉開,Wendy已經在忙,近十年來,她天天四點起床為小食店作準備。
六點三十五分,首班從尖沙咀開來的輪船泊岸,幹粗活的男人、做清潔的女士都愛來買早餐,Wendy一邊遞上咖啡奶茶,一邊說:「謝謝,謝謝你們多年來的支持,千言萬語講唔完,唯有講多聲謝謝。」
新碼頭容不下這種小店,Wendy一早打算結業,還特地寫了一封信給客人。天漸光,輪到辦公室的人們下船,買早餐的人龍始終沒減少,「奶奶,你好呀!」一個經理似的男人笑嘻嘻打招呼,Wendy扮生氣地瞪眼,她兩個月前婜新抱,放了幾天假,回來後熟客都起哄叫她「奶奶」!
Wendy家也是從事飲食業,在天星碼頭開檔前,也承包過政府機構的膳食,碼頭那麼多食店,就數她這間撐得最久。「他們都說,碼頭小食店中我的最好吃!」她不無自豪地說。


點解要拆?

天星碼頭下月底要拆了。
房屋規劃及地政局局長孫明揚木著臉說,過去七年已經不斷公開諮詢:「我們已經決定好久,不是議而不決,而是決而不行,如果永無止境拖下去,什麼時候才完?」
孫明揚說可以考慮將來如何把天星碼頭和鐘樓的特色融入於新海濱長廊設計,但為了配合地底污水渠建設及中環填海工程,需要先拆卸,才研究。
拆了,還能研究什麼?
「要保留一個運作中的鐘是有困難,但如果只是放一個鐘應該可以。」孫明揚答。
政府堅持拆,因為要那裡興建一條名為P2的公路,由中環民祥路伸延至碼頭旁,紓緩中環填海區的擠塞情況。另外由於目前機場鐵路的掉頭隧道只有80米,為提高安全,必須把隧道再延長500米,才能使機場快線與東涌線組成的機場鐵路全面運作、增加班次數目和載客量,若隧道掉頭,會影響現有天星碼頭結構。同時為了填海,位於填海區旁邊的民耀路路底的箱形排水暗渠,必須伸延至新海旁,為免暗渠的伸延位置與機鐵掉頭隧道重疊,所以暗渠必須移往舊天星碼頭位置。
天星對市民再重要,也不及一條路、一段隧道、一條渠。

長春社理事熊永達卻指出,政府提出的三個理由都沒道理:
1. P2路只在天星碼頭鐘樓旁經過,只需把定線的位置稍向北移,天星碼頭鐘樓和皇后碼頭即可在不影響道路路線下保存下來;
2. 機場鐵路的隧道位於地底數十米,地面上的天星碼頭鐘樓和皇后碼頭並不一定會阻礙地底下的工程;
3. 民耀街箱形排水暗渠與機場鐵路的掉車隧道在同一水平,即是亦會在地底數十米下進行工程,同樣不會影響地面兩碼頭!
民間團體質疑地瞪著政府中環填海規劃模型,兩個舊碼頭鐘樓的位置,是一楝龐大的「摩地大廈」,既有商場又有辦公室,雖然只有九層高,但長達三百多米,彷彿把一座摩天大樓打橫放──這才是天星碼頭的真正死因吧!

這規劃到底是誰話事?
二○○二年特首董建華表示將於未來十五年,投資六千億元落實未來重點發展基建項目,包括中環天星碼頭重建、中環填海區計劃、西九龍文娛藝術區等。
當年拓展署署長黃鴻堅強調:新天星碼頭模仿一九一二年維多利亞式建築風格,是「為了增添海旁特色…成為香港令人最難忘的標誌」,他還喊出如今聽來嘲諷無比的口號:「把香港的天然遺產—維多利亞港,還給市民!」
另一個責無旁貸的部門,是古物古蹟辦處事處。
《古物古蹟條例》實施三十年,但基本上只從歷史長短去評定文物建築,天星碼頭未達五十年歷史,古物古蹟辦處事處看也沒看一眼。香港一直沒有認真訂定保護文物建築政策,文物建築保護政策第二階段諮詢,拖延一年多尚未有蹤影。


天星鐘樓

天星大鐘系出名門,是早年比利時國王送贈英國怡和洋行東主的禮物,其後再轉贈給天星小輪。鐘上除了刻有生產日期「1955」,還有「Mears & Stainbank」──這是英國最古老、已有四百多年歷史的銅鐘鑄造廠Whitechapel Bell Foundry Ltd 的其中一個標記,這廠的出品還有英國倫敦西敏寺「大笨鐘」和在美國費城象徵國家獨立的Liberty Bell。
Whitechapel Bell Foundry Ltd翻查紀錄:一九五五年曾向國著名鐘表製造商E Dent of London供應一套銅鐘,包括直徑三尺三吋的「報時銅鐘」和四個一組的「音樂銅鐘」,估計便是香港的天星大鐘。

1大鐘另一生父親Edward John Dent (1790-1853)是英國首屈一指的計時技術發明家,致力鑽研計時器的耐用和準確程度,減低溫度和震盪的影響,他創辦了E Dent of London,得意力作便是在一八五二年承造倫敦「大笨鐘」,百多年後,鐘聲依然響亮。
李照棠解釋E Dent的設計:天星鐘樓內的平台式機械裝置,中間部份是「時計」機組,兩邊分別是「報時銅鐘」的控制組件和「刻計」機組。「時計」與「刻計」靠刻有每小時或每十五分鐘一刻的齒輪轉動,再推動通電的水銀管,從而駁上由獨立摩打推動的「敲鐘報時」組件,再控制拉動槓桿敲鐘。這是為什麼晚上只需關掉獨立摩打,報時鐘聲便會停止而時鐘可繼續走。
E Dent of London在一九七零年代結業,如今天星大鐘只能靠牆上的「秘笈」保持運作:「換鐵絲,要留意,不要太長,不太輕,要照舊安。」李照棠解釋,連接大鐘與零件的鐵線,最常折斷,平均每二至三個月便要更換,牆上是選擇鐵線要訣。

2.劍橋之音
牆上秘笈還有一串「密碼」:
4後-->1 2 3 4
1後-->3 1 2 5
2後-->1 3 2 4
3後-->3 1 2 5
這是調校鐘聲的方法。
耳熟能詳的旋律,最先是1793年劍橋大學的Great St. Mary教堂採用,亦稱為Cambridge Chimes,每十五分鐘敲嚮一組樂聲,每小時還加上報時。大鐘的音樂有所謂「鳴鐘學」,以數字代表不同大小的銅鐘來紀綠敲鐘的次序,牆上編號,便是每十五分鐘出現不同旋律的第一音節,依據鐵線先後位置拉動,牽扯樓上的鐵鎚,敲打大鐘和四個銅鐘發出樂聲。
由大鐘的鑄造、機械的組合、鐘聲的敲擊,處處可見昔日工匠的心血結晶。

3. No.1電工
李照棠有個架勢的名銜No.1電工,作為天星小輪首席電工,除負責維修船隻電機,便是照顧全港唯一的古董大鐘。
早上八點,他會把大鐘連接音樂的水銀托(響聲開關)放妥;晚上八時,再輕輕關掉連接敲鐘的獨立摩打,免得鐘聲擾人。天冷,大鐘走得慢一點,天熱卻爽快一點,李照棠總會調準時鐘,定期噴油保養。
鐘樓的入口原來在碼頭地下一間店鋪內,隨著李照棠轉樓梯,上到四樓,終於看見天星大鐘──巨大的「鐘心」大如半張乒乓球桌,清楚看見齒輪、鐘鉈、摩打等機械,頂部連著一組十字形鐵枝,同時操控鐘樓四面外牆的時鐘,另有多條鐵絲與樓上銅鐘相連,控制聲響。
不怕鐘聲震耳嗎?「慣了,船上的機房仲嘈﹗地盆掘地更嘈得多﹗」他笑笑說:「反而試過和同事坐在鐘下聊天,風涼水冷,好舒服﹗」


四十八歲 太年輕?

天星生於盛時,一九五八年戰後香港經濟起飛,每天上班上學的乘客把碼頭擠得滿滿地。
八歲發生一件大事:小輪公司加價五仙,蘇守忠到來絕食抗議,引發連串暴動,幾天的騷亂令一人死亡十八人受傷,一千八百多人被捕,揭開六十至七十年代香港連串社會運動的序幕,自此,天星成為熱門示威地點。
十七歲英女皇訪港,天星就看住「事頭婆」在隔壁的皇后碼頭上岸,歷任港督都在這登陸,但儀式還數女皇最巴閉,嗚響二十一口禮炮呢!三十四歲現身的是最後一任港督彭定康,中英關係一度緊張,爭拗過後,三十九歲還是目睹香港回歸。
二十多歲,香港經濟最盛,人人嚷著「魚翅撈飯」財大氣粗。四十不惑之年,不時有人為「負資產」燒炭自殺。然後禽流感、SARS、七一遊行、董建華下台......但就差那兩歲,天星失去被評為古蹟的資格。
與香港經歷最燦爛、最動盪的歲月,還算太年輕?

第1代  1898-1911 
碼頭設在雪廠街,設備很簡陋,碼頭棚頂只以禾桿草搭成,在金字屋頂前端書有「往九龍倉」的中英文字樣,初期客量少,渡輪每隔四十分鐘才開出一班。
第2代  1912-1957
中環海邊變了今日怡和大廈的位置,新碼頭採用愛德華式設計,頂部加建鐘樓,洋化得很。1916年尖沙咀火車站啟用後,渡輪乘客大增,碼頭的目的地改為「九廣鐵路」。
第3代   1958-2006
香港戰後大規模填海,天星再一次搬家,經濟發達乘客激升,但隨著海底隧道通車、地鐵啟用、火車總站遷往紅磡,外地觀光旅客反成為重要收入來源。
第4代 2006年11月12日
維港繼續填,新碼頭居然仿照1912年維多利亞式天星碼頭,打正旗號做遊客生意。碼頭一代又一代地向海進發,可能有一天,終於不用建碼頭──由中環可以走路過尖沙咀。


後記:得個頭,也要嗎?
坦白告訴你:過去數月,我一直拒絕參加任何保留鐘樓的活動。
心裡有根刺,舉棋不定。
香港保護古蹟的先鋒兼專家龍炳頤教授告訴我:鋼筋水泥的建築根本留不下來!赤柱美利樓等因為是磚木設計,才有可能拆卸、保存、甚至擇地重建。但鋼筋水泥建築只有兩選擇:保留或拆掉。急急問身為土木工程師的弟弟:有些壓力團體說可以「雷射切割」的技術保留鐘樓,行嗎?弟弟直搖頭,鋼筋不是一條條插的,會扭成不同的結構再灌水泥,就算切斷了,也沒法接駁到別處。那可以在碼頭底填海嗎?他想了一會:填海不是把泥沙注進海裡那麼簡單,起碼要拆掉部份碼頭才能施工,又回到同一個問題:鋼筋水泥拆了無法復原。
「最大可能,是把鐘樓裝有銅鐘的部份切下來,就像一個人死了,頂多保留個頭。」弟弟說。
倒抽一口涼氣。如果天星碼頭只剩一個鐘樓,孤伶伶地豎立在「摩地大廈」,旁邊又是雲石地、又是噴水池;甚至只剩一個四方鐘,給塞進商場......我寧願整個碼頭活在回憶中。
這個問題和主力爭取保留的「SEE網絡」總監鄭敏華拗了又拗,「就算得個頭也要!圓明園國寶得個頭,也是值錢的!」她堅持:「未必沒辦法保留整個碼頭,就差有沒心去研究!」天星小輪以大鐘已停產,只會把銅鐘搬過新碼頭,更珍貴的古董機件沒法保留,鄭敏華甚至打去英國找負責維修大笨鐘的公司,對方說:重新安裝約四千英磅,每年維修費約一千磅。「天星大鐘是藝術品,就算放在摩地大廈商場,給市民元旦作倒數,也有意義。」她說。
「保留天星碼頭並非為保留回憶,而是為了爭取更優秀的城市規劃!」她這句話,打動了我。
影藝即將停業、包浩斯設計的灣仔街市明年二月要拆、市建局二百多個大小項目很多已經悄悄地成收購即將拆卸......懷舊是為了未來,如果天星觸動了你,請一起來爭取更優秀、更宜人居、並可持續發展的城市規劃。

刊於明周2006秋


[1]

非常欣赏你的文笔!谢谢!


[引用] | 作者 Crossover SUV | 18th Jun 2013 16:29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