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l曉蕾 | 31st Oct 2009, 09:56 | 教育改革

全人教育實驗學校的山丘上,錯錯落落種滿了橘子樹。老師拿一瓶水,嚼著麵包走來,幾個學生跟著進了教室,上了一小時課,大家都覺得氣悶,索性走到樹底下,再圍著上課。風吹過,葉子沙沙,橘香輕飄。畫家校長老鬍子說:「社會走的方向是錯的!我們要教育出問「為什麼」的孩子,改變這個世界!」

上山村大片水稻田罩著濃濃的霧氣, 雅歌實驗小學,伶伶的立在綠苗中。小朋友分成兩批,有的抓著小小提琴,很認真的拉和弦;有的抬著小剷頭走進田裡,一知道香港沒有台灣的A菜,轉身就抓一把來.創辦人音樂教授孫德珍說:「這世界問問題的人多,解決問題的人少,我要教出會關懷接納的孩子.」

烏來瀑布沛沛,櫻花綻放,種籽學苑不過幾排簡陋平房,卻滿是山林靈氣。教師學生每天花四小時來回學校,但這裡一年級的小孩也可以選課,校規一人一票訂出來,犯了規,在師生組成的法庭解決,教師集體治理學校,各人教學方法自主。創辦人李雅卿說:「要走民主的路,就需要這樣的教育。」


  「月光之下
       樹拉長了影子,
       樹影之後,
       是小河,
       小河的兩岸之間,
       會有小橋嗎?」
這是台北森林小學二年級的數學課本,小孩從優美的詩句學習分數的概念。學校所有教師都得做教學研究,校長朱台翔則幾乎把所有的時間都放在教育家長,她說:「我一直要台灣都沒有體罰,我才會死掉!」

 

香港教育改革鬧得熱烘烘,教委會方案公布翌日,甲報頭條:學費要加了!乙報首頁:家長要搬家!丙雜誌大罵這是教育大鑊飯!我們想了又想,教育改革就是一條龍,就是取締學能測驗?但教育最基本,就是教做人,教育改革的焦點,應該先行探討香港到底要教出怎樣的學生,升學辦法教學方案都是枝節。

我去了台灣看了全人﹑雅歌﹑種籽﹑森林四所理念學校,決定做一輯完全不一樣的教育特輯。

五年前台灣的教育制度遠比香港封閉保守,教科書全部由政府規定,老師打學生的情況非常普遍,當地人們卻不是光光罵政府,民間自己就出來辦學校。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教育理念,就開辦不一樣的學校來,政府截水截電甚至用消防車去堵,家長還是送孩子來,老師還是照樣上課。森小辦了十年,其他的三至六年了,政府去年終於承認這些學校,並容許民間繼續開辦實驗學校。教育改革在民間推動下,成為一股力量,對全台灣的學校都帶來衝擊,迫使政府所有教師家長反思:教育是什麼?

詳盡報導台灣的理念學校,希望的帶來的,絕非抄襲式的「香港的森林小學」或者「香港的全人中學」,而是那股敢於嘗試﹑敢於承擔的改革力量。作為記者,回應教育改革可以是逐點逐點罵政府罵教師,但更有作為的,可能是要讀者開眼界:有這樣的學校?當賣燈的店主對我說,台灣的孩子可以這樣唸書,真好!我期待他會想想,香港的學校又怎樣?對自家小孩的教育又怎樣?

在台灣採訪期間,看到那麼多充滿熱誠和勇氣的教育工作者,心裡酸溜溜的,香港有那麼多荒廢掉的鄉村學校,地和錢都不是問題,但香港有人嗎?有教育理念的人能拿出勇土氣來辦學嗎?有滿是理想又肯實踐的教師嗎?有不光是罵也敢於嘗試的家長嗎?

香港現在有一個契機:未來數年新學校將如雨後春荀。這邊廂在「一龍條」方案下,名牌中小學紛紛開辦接連的學;那邊廂政府舊的學校推不動,不如放寬辦學空間,前任教育署長羅范椒芬去年破天荒,在決定批出學校前,面試辦學團體,結果很多機構首次有機會辦學,例如基督教臻美機構將在明年開辦小學,推行多元智能和資訊科技教學;基督教國際音樂學校可望二零零三年開辦優質音樂中小學。

逐一訪問了四間香港新理念學校,創辦人有的理想,有的實際,有的功利,香港就是充斥著不同的想法。但聽到臻美主席梁淑貞埋首工作十年沒放過假,音樂學校校長陳永生以「一人一天十元」的籌款方法去找五千萬元,禁不住動容,原來香港也有人。

於是在報導台灣香港理念學校和採訪候任教育籌統局長羅范椒芬的同時,我們又在六月二十四日辦了個研討會,希望可以集結力量。新學校需要老師家長社會各界支持,但相反各人亦可說出對教育的期望,促使辦學團體想得更多更遠。

這一個月,寫了五萬字。一直很享受當記者,像蠶蟲雪雪嚼桑葉,然後吐出燦燦真絲,但這下子真的嘗透春蠶到死絲方盡的滋味。然而當我癱倒在桌上時,嘴角是帶笑的,台灣一些學生可以這麼快樂上課,香港一些有心人如斯投入貢獻,真好。

1st Jul 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