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l曉蕾 | 27th Oct 2009, 10:04 | 教育改革

大清早從台北坐車到新竹,經幾問路,才來到上山村.那時七點 還沒到,一大片水稻田給濃濃的霧氣罩著,小學本身就是一所農舍,孤伶伶的立在綠苗中.
七點二十分,六年級的小男生吳聲佑來了,他家住最得遠,天沒光就得獨自坐火車來,反成了最早到的學生.他一爬一撐,就翻過窗子打開校門.七點五十分學校鈴聲響起,小朋友都準備上課了,這時就住學校附近的兩個學生才氣呼呼跑過來.

美的分享
所有學生都分成兩批,一群練習小提琴,一群走到田裡耕種,這是每天輪流的.小朋友抓著小小提琴,斜著頭,很認真的跟著老師拉和弦.下田的換上雨鞋,也抬著小剷頭踏入泥地.田地按組分成小塊,雖然種得不大整齊,但見黃花盛放,沾滿露水.小朋友找到了蟲子,又送來黃花兒,一知道香港沒有台灣的A菜,轉身就抓一把來.
八點十五分,學生回到了自的班房.學校把一至六年級,按照年齡組合成三班:彩虹班﹑藍天班﹑白雲班.藍天班八人,大概八到十歲.同學要演花木蘭,選出家安負責安排.她站出來問:「什麼時候排戲?」大家舉手通過星期四.「那演什麼?中國一個版本,迪士尼又另一個.」這下子同學七嘴八舌,沒有共識.老師插口:「不可以改編嗎?」對啊!六個同學舉手,同意要編「藍天班的花木蘭」,家安就負責寫.
說完演戲,伯伯出來作「美的分享」.他說了一則因小故暴力傷人的新聞:「好可怕!我覺得台灣愈來愈亂,很多兇殺案!」然後又說了另一個新聞,美國有隻狗竟然懂數學.
白雲班上語文課,用的是台灣省國民學校教師研習會出版的國語實驗教材.那課是哪吒鬧海,學生出來教深字,都是事先查好了字典.老師和同學一塊發問,說不清的,老師叫大家再查字典,自己去找答案.
一位學生的文章寫道:「我讀的是一個可以讓小朋友快樂學習的學校……老師都不用打人的來告訴小朋友「你錯在那裡」他們都很溫和的教小孩,所以小孩覺得被尊重,都很快樂.」

智情並重
學生每年得做出一個研究,就是一年級學生也要按興趣選題目.學生要解釋為什麼要做這個研究,找資料,選擇研究的方法,列出工作時間表,找適合的媒體表達,最後跟老師談,修正後發布.家長要學會只是幫助孩子在過程中「潤滑」,不可以代為完成.
一年級的小孩選擇「噪音研究」,在電腦綱絡上找了很多飛機,又做了一張大海報介紹耳朵的結構.同學問:什麼是「半規管」?他學猩猩走:「如果沒有半規管,人走路會像動物,會很搖.」
四年級的女孩選擇「昆蟲怎麼談戀愛」,蒐集了昆蟲的叫聲,同學說:「蟲的叫聲好像,怎麼分?」她第二個星期就把資訊列表,列出不同的叫聲和時間.之後她創作了一本小書,描寫一隻蟬的一生,又寫了一首關於蟬的歌:「快樂的歌手」.
六年級的男孩探討「社區」,發現這個詞是英文翻過來的,中文字典找不到.他調查了同學對居住環境的意見,以命運﹑機會作獎罰,設計了一個大富翁遊戲.
每天下午學生參加不同的活動,既針對思考,也著重人際關係.兒童哲學社中,學生下「人生棋」,透過「問問題」﹑「假設答案」﹑「求證」﹑「發現」,去學習及時和正確做決擇.而貓頭鷹社就有二十一項自我挑戰,注重學生積極耹聽的能力,要小朋友找出問題的核心,然後解決問題,例如曾經要求學生定期記錄與家人吵架的時間﹑次數﹑計算「情緒垃圾」.最終目標是要孩子學會如何安慰人,幫助有需要的同學.少年貓頭鷹的誓言是:
我願意奉獻自己成為別人的祝福,
我願意追求智慧成為別人的幫助,
我願意被愛愛人成為別人的安慰.

家長態度
幾個家長聚在教員室,談起孩子來:「孩子跟我不一樣,怎麼辦?」「不一樣就要接納.」「但他有壞習慣,怎麼辦?」「請專家來講吧,也可以聽聽別人說.」一談就是幾個小時,非常認真.為什麼會把孩子送到雅歌小學?
張小姐(她們都說,我結了婚,也有自己的姓啊):「那時台灣四零一教改風潮,我聽了講座,覺得國立學校把孩子的創意都扼殺了,就把兒子送來了.」
林小姐點頭:「學習都給名次扭曲了,小朋友要那樣的競爭……我不擔心孩子在這兒不懂考試,會吃虧,我還在等一天,連高中聯考也可以取消!人都有長處短處,這裡小班小校,又用多元智能教學,孩子的潛質很快顯露出來.」
李小姐:「是啊,外面分數高就是好,那要高分就得做很多的練習,我是不給女兒額外練習的,結果她考八十多分,這種成績得從後面數過來,因為班上九十八分的就有七個了.我送她來雅歌,她上學很高興,養成了閱讀的習慣,做研究報告也會去了解事情.」
吳小姐聽著也說:「弱的硬要拉上來,不如發掘孩子強的,有了自信心,才會把弱的改變.我的兒子有語言障礙,在以前的學校上語文課,作文才兩分﹑二十分,那打擊太大了.我希望孩子健康成長,上學不是去接受打擊的!……如果在這裡畢業,怎麼上中學?就陪他一起去適應吧.」
也不是每位家長都是這樣想.吳淑芬老師說,剛剛就有學生退學:「那小孩人緣很好,老師的評價也很高,但媽媽要求更高.小孩要走,同學自己打去找他媽媽:「你的兒子很棒很會幫忙.」媽媽說:「是嗎?可是他在家裡都是傻傻的.」「我也是一樣啊,每個小孩在家裡都是一樣啊!」然後那同學找老師:「老師,是不是你們每次都跟家長說小孩的缺點?」真冤枉!我們很誇那小孩的.
退學後家長來了一封信,說有次她來接放學,孩子穿鞋動作很慢,她生氣了,但原來他正幫忙把其他同學的鞋子都放好.她說:「原來你在幫忙,很好啊.」「是啊,這是我們每一個都應該做的.」媽媽沒說話,很感動,她寫信就是謝謝老師.可是你看,就是這樣也退學了.」

小池王國
學校去年上演創辦人孫德珍教授編寫作曲填詞的音樂劇「小池王國」,全校學生都上台表演,台灣各界反應熱烈.
故事是這樣的:森林裡一個小池住著一群蝌蚪.牠們建立了「小池王國」,有學校,有研究所,可是最怕的,是患上絕症「蝌蚪癌」,患者的尾巴都會消失,然後不見了,大家於是很努力研究製藥物.一天,青鞋來到小池王國,告訴蝌蚪小池外還有很大很大的世界,蝌蚪都會變成青蛙,可以到處去.可是蝌蚪都不相信,王國的校長學者,為了保護國民,還是服藥防止尾巴消失.終於到蝌蚪校長也變成青蛙了,才知道所謂絕症就是銳變,就是成長,這才看到以前不相信的美麗新世界.
孫教授希望孩子都能銳變:「人的生活是一篇生命的樂章,不是毫無意義的音符.教育工作就是將每個人的樂章,在人生的舞台上發展成為一首動人雅歌.」

專訪創辦人:音樂教授孫德珍:
「這世界問問題的人多,解決問題的人少,我要教出會關懷接納的孩子.」

「我希望教出會解決問題的人.」孫德珍教授溫柔而堅定地說:「找到問題,很好,但這是手段不是目標,我希望雅歌的孩子會關懷,會思考,會試著去做一點努力.如果問題是幫不了的,別人也無能為力的,就不需要提.
好像看到你這個樣子我很不喜歡,但你又沒能力處理,我一直講做什麼呢?又幫不上忙,就在背後看你一塌糊塗,這不是批評是否定.人要有勇氣去改變可改變的,也要能寧靜去接受不能改變的,然後有智慧去分辨兩者.」

孫德珍教授喝一口茶,娓娓道來辦校經過:「開辦雅歌小學是不容易的決定.我現在還在想,當時是怎麼走出來的……九四年「四一零」教育改革風潮時,我已在新竹師院附小幼稚園主持實驗課程,運用美國Key school的多元智能教學方法.四一零聯盟的人一直勸我出來,九五年就去了一間國立小學試辦課程,可是阻力很大.
要改變一所學校很困難,不是每位老師都願意合作,像新教法老師要設計教材,有的很抗拒,嫌煩.家長也有不喜歡孩子上實驗課程,孩子變得會思考,會問為什麼,有些父母覺得這是很大的挑戰,孩子會辯,不乖.有位家長對我說,孩子變得太快樂了,我不要!那會學不好,將來進中學人家都那麼不快樂,他這樣怎樣適應?
我只有回答:如果孩子夠健康就不用擔心適時不良.不能因為環境不好就把他先弄病了,但有些人的觀念就是打不開.如其說服家長老師,我不如開辦一間學校,名正言順用新方法.」
離開國立小學開辦雅學小學,政府的阻力卻來了.當局聲言校舍不合規格﹑沒有申請合法立案﹑違反教育法規,多番要求停辦.學校過去三年來經營甚為困難.讓孫教授堅持下去的原因之一,是她的兒子.

「我的兒子是蠻獨立的孩子,會自己規劃要做的事.他不喜歡上學,不是功課不好,而是覺得時間都給學校佔去了,不能做喜歡的事情﹑唸想唸的書.一早上學,下學做功課,晚上九點就要睡覺,時間都沒了.他那時才七歲,就對我說:生命沒有意思,這樣過日子不如去死.
我很心酸!他那樣早熟,又那樣認真,怎麼辦?我辦了雅歌小學他說要轉過來唸,可是那時學校才兩個老師教低年級,沒人教高年級.他很慎重地思考,告訴我他會自己讀,我答應了.他就看書,把中國歷史都唸完,我問他那一個朝代他都能答,第一年看完中國就看西洋歷史,自己唸下去.
去年他畢業了,是雅學小學第一位畢業生,唸的是普通的國立的中學,適應沒有問題,老師同學都接受他.這算是給學弟學妹們作示範,給家長一點信心.」
孫教授長期研究教學方法,可是她看重的不是成績:「如果我們讚美孩子的成就,孩子就會不擇手段去達到成就;如果我們讚美孩子的品格,孩子就會努力去追求品格,與達到成就.
雅歌要給孩子兩個舞台:生命舞台和智能舞台.生命舞台是讓孩子所做的事情是有意義的,是他想要的.智能舞台是一個環境讓孩子有辦法學會,他想做什麼,找到方法去做.我覺得這就是快樂,孩子知道自己在那裡﹑在做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做,想要做的事有辦法實現,他就快樂了.
其實雅歌不是談什麼很重要的教育理念,而是希望營造一個「對」的環境. 」

孫教授本身是在新竹師範學院音樂系任教,多年來都注力鑽研音樂教學法.雅歌小學的學生都得學小提琴:「拉小提琴可以訓練多元智能.學生每天早上群體練習,耳朵聽了,刺激學習的意慾,眼睛看到老師同學怎麼拉,嘴巴跟著唱跟著唸,手也一起動一起拉弦,這是全面的學習.
老師還會把和複雜的演奏分解為難易不同的小部份,不同程度﹑不同年齡的孩子都可以一起上課,減低學習的壓力.」她還特別編曲填詞,設計教材:「現在上的音樂曲子是外國的,小孩聽不懂,變成學樂理,很枯燥.我就研究中國的兒童,以中國文化方式學音樂.」
她唱起歌來,聲音很溫柔:「冬瓜冬瓜,兩邊開花,開花結子,結子開花……我作曲填詞,孩子可以唱,也可以唸,叫他們試試在提琴上拉出來,很快就拉到了.用母語的四聲,教出音樂的上行下行,小孩一聽就明白了.」

孫教授強調,雅歌雖然是實驗學校,但決不是拿孩子當實驗品的,她是確知確信這些教學方法,才辦學教小孩.努力了三年,政府態度軟化,下年度學校將搬入合規的校舍,成為合法的學校.
「這幾年最苦的,是基金會董事之間的傷害,彼此猜疑﹑怨恨,好在我還有好朋友支持信任.開辦學校最重要是有理念,有專業的研究支持,其次是要有一群人共同分享這個理念,建立共識,不然就會吵得很利害.
可是學校辦出來,對社會就有影響,大眾知道有人在努力,這也帶出一點希望,教育改革不是完全不可能.」

Box:
孫德珍教授因為受到一位好老師的影響,十七歲就下決心要為中國人創立一套學音樂的方法.她在美國唸完音樂,回到台灣教了一年書,就加入教師研習會研究音樂教學法,後來再到美國攻讀博士學位.
孫教授生了兒子後,六年留在家中照顧孩子,同時作曲填詞,編寫了本土化的音樂教材「美的分享」﹑兒童音樂劇「小池王國」.她還特別留意到美國Key school的多元智能教育模式,不斷撰文及召開研討會,探討這教學法和台灣本土的教育經驗.
一九九四年孫教授在新竹師範學院附小幼稚園,進行實驗課程,九五年新竹縣長范振宗指定寶山國立小學山湖分校,讓她試辦課程,九七年成立雅歌小學.她同時也在新竹師範學院音樂系任教.

提供課程
學習科目包括語文﹑英文﹑寫作﹑數學﹑研究﹑自然探索﹑自然實驗﹑藝術﹑體能﹑手語歌﹑兒童歌劇﹑小提琴﹑音樂﹑兒童哲學.活動包括導師時間﹑主題﹑分享﹑閱讀﹑足球社﹑新聞社﹑棒球社﹑資訊社﹑偵探社﹑編織社﹑DIY社﹑廣播社﹑故事社﹑棋奕社﹑砂雕社﹑直排輪社﹑戲劇社﹑鋼琴社﹑音樂欣賞﹑弦樂社﹑人文社﹑貓頭鷹社﹑數學遊戲社﹑語文遊戲社﹑世界風情社.
教學方法   
根據美國哈佛大學心理學家Howard Gardner一九八三年提出的多元智能,課程及教學方法注重發展學生七項智能:語文﹑數理﹑空間﹑音樂﹑動覺﹑人際﹑自覺.
例如上數學,老師曾經帶學生規劃菜田,拉繩子分出區域,劃平面圖.烹飪課亦可運用多元智能,學生從中學到不同的測量(數理)﹑使用工具(動覺)﹑色香味形狀(空間)﹑紀錄過程(語文)﹑交流分享(人際).
評量成績
每個學生均有兩分評量:「老師眼中的孩子」由全校老師共同討論,以文字敘述;「進步型評量」從多元智能的角度,以三種等級記錄學生的參與程度和進步情況.
每個學期還有一次紙筆測驗,評量學生的吸收狀況,這部份的評量必須一直修正,到學生完全理解為止.
教師資格
專任老師八人,與學生比例約一比四.兼任老師二人,教授課目如英語大動唱,社團教師十多人.目前專任老師都是女性,下學期會加入一名男校長.
學校要求老師的角色不是注入知識,而是「溫柔而堅持」地引導學生學習,建立習慣.在意的不是「答案是什麼」,而是學生「怎麼知道」.
招生及學費
全校現有為三十二名學生.只要是學齡兒童,家長認同學校理念,均可申請入學,入學前需經過兩天試讀,並且與學校立約:尊重老師﹑尊重自己﹑尊重環境.
學費原定每學期一萬台幣(約二千五百港元),後來在家長同意下,學校根據需要訂定,上學期是五萬台幣(約一萬二千港元),下學期是六萬(約一萬五千港元).
家長角色
家長必須認同學校的教育理念,信任校方的專業,並且願意陪學生學習,部份家長參與帶活動.學校會和家長立約:自己要不斷進步,積極聆聽孩子別人意見,態度溫柔而堅持,決不可羞辱孩子.3rd Jun 2000, 1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