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l曉蕾 | 14th Nov 2009, 20:36 | 綠色議題

Picture(攝影:秦偉) 

假如你身邊有四個人,們其中一個,很可能正在考慮買新的電視機。

近年香港人更換電視機的速度驚人,地球之友調查發現:大約五分一的受訪市民在數碼廣播啟播後,有計劃購買新電視機,即使原本的電視機,半數機齡未及六年。棄置的舊電視機,哪去了?

很可能,是去了離香港五小時車程的貴嶼。Picture

(攝影:秦偉) 手都泡腫了 

貴嶼是目前全國以至全球最大的電子垃圾場,在這裡,電視機是這樣「回收」的:

塑膠外殼首先被打碎。

蕭大姐前面放著四個大膠桶,每一個都高及她的腰部,裡面分別是不同濃度的鹽水,但看起來全都黑漆漆。她拿著大篩子,不斷把各式樣電器外殼的碎膠放到桶裡洗,一個桶浸過,撈起來再放到另一個桶裡。既是沖洗灰塵,也是利用不同濃度的鹽水把膠粒分類。

她是四川人,才三十三歲,可是一個兒子、一個女兒,都已經唸初中。她提起孩子就笑了:「讀書都是前幾名。可是再想孩子也沒辦法回家,要賺錢。」

手都腫了,好幾個手指頭貼上膠布,但照樣泡到污水裡,她身後是比人還要高的大袋子,每天洗完三大袋,就會有一百塊錢。

 Picture 用鼻子分類 

膠粒洗過再分類,用的是鼻子:

周大姐拿著打火機,逐樣膠粒燒,再嗅膠粒的氣味和會否冒煙,把膠粒分門別類──燒起來,火光穩定的膠粒,價值最高。

味道好刺鼻!

「有時候喉嚨會有點乾燥.,鼻子會疼,你看,我的鼻子都黑黑的。」她彷彿沒事兒地說,這工作,她已經做了兩年多。

浸會大學研究發現,貴嶼的二噁英含量,是全球最高之一,但賺錢這兩個字,很大很大,蓋過了四周刺鼻的氣味。Picture 

(攝影:秦偉) 

  燒熔電路板 

遠看,向大姐像是在「烤魷魚」,近看才知道,她在烤電路板。

電路板上有電線、晶片、以及其他電子裝置,工人直接就把電路板用火烤,把焊接這些零件接的铅都燒溶了,才能用鑷子夾出晶片;電線會被剝掉或燒掉外層的膠,抽取裡頭的銅;各類電子零件都分門別類;連焊接用的铅,也可以賣錢。

向大姐從早上七點開始,就在馬路邊燒電路板。「不好聞,也沒辦法。我和丈夫都做這個,一個月可以寄一千多塊回湖南老家。」她低聲說了幾句,老闆就在店裡。燒板有氣味,一般都在店外燒,可是怕給外人看到,又會用厚厚的帳幕遮著,工人就燜在裡面燒,一天工作超過十小時,直到天色完全黑透。

「這吸進身體,會不會有毒?不會吧!有毒誰敢做?」她笑笑打發過去,一不留神,電路板燒出了煙,她沒事兒的吹熄了,又再繼續用鑷子把晶片夾出來。

晶片才小指甲般大小,一個上午,還裝不滿半個紙包飲品盒子的體積。

 Picture 

(攝影:秦偉)

 黑泥有黃金 

現在,要「回收」最值錢的部份──手提電話、電腦、電視機等的電路板,上面的晶片都含有黃金,要用純硝酸和純鹽酸等腐蝕液體,把金「洗」出來

腐蝕液體先加熱,再放進晶片,所有東西都溶解後,再加進別的化學物質,把黃金分離出來,但還要一再使用化學品,才會從黑漆漆的沈澱物裡,提煉出金粉。

那對環境是最暴烈的傷害,大量酸性氣體直蒸上半空!黑色的沈澱物直接就頃倒進河裡!Picture 

(攝影:秦偉) 

洗金的污染實在嚴重,當地政府亦會取締不法的洗金作坊,只是這邊廂拆了,那廂邊暗暗地又重開,放眼望向兩岸,每邊都起碼各有三、四個。兩個似乎是看守的男人,蹲在河邊吃飯。那條河,黑的,藍的,幾乎你能說得出來的顏色都有。Picture

一噸電子廢物,可以提煉出450黃金,大約值十萬元。

民工洗金,一夜工資一百二十元。

而污染環境的代價,無法估計。

BOX:

 Picture電視機有太多化學元素和重金屬:電路板有铅、玻璃真空屏有鎘……連塑膠外殼也塗上了溴化阻燃物,沒經妥善處理便丟掉,等於隨便散播有毒物質!

根據環保署數據,被截獲非法出口的電視機和電腦顯示器的重量,由2005年的66公噸,飊升至2007年的260公噸,增長接近三倍。政府正就《廢電器電子產品生產者責任計劃》進行為期三個月的諮詢,到底電子廢物應如何處理,下期再談。

[1] 你好
鄭怡君
[引用] | 作者 鄭怡君 | 3rd Apr 2010 16:03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