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l曉蕾 | 6th Jul 2012, 14:12 | 教育改革

陳智思太太投資一百萬開了一間私立小學,學生只有自己兩個兒子。不禁想起二千年的梁道靈」事件,梁爸爸不滿香港的學校,試圖在家教育七歲的女兒,卻差點被拉上法庭,擾攘三年,女兒最終還是入學。


在家自學(homeschooling),在香港只是有錢人的特權?

飛到台北,當地法例容許在家自學將近十五年,大門打開,教育不再局限在學校發生,家長學生的選擇很不一樣。

Picture
 眼前是台灣媒體稱為自學教父」的陳怡光,我第一次訪問他,是四年前台北市容許在家自學十周年,這也是陳怡光首個傳媒專訪,當時他只是叫陳爸」。 

「整個局面是翻過來了。」陳怡光說:「以前的觀念是國家有權要求人民接受國民教育,現在是人民有權要求國家提供多元化的適性教育。」

 

國民教育」這四字馬上觸動神經,全港中小學明年便會加插這一科。

 

「『國民教育』?那一國?」陳怡光居然問。


當然是大陸!

 

「不可能吧!離九七年才十五年,不是說好五十年不變嗎?」他可真是吃驚,隨即說:那就是一個機會去交換條件:國家可以有國家的做法,可是作為尊重個人和香港的傳統,開放渠道讓學生可以選擇在家自學』吧,不然家長天天在維多利亞公園抗議,也很難處理啊。」


這台灣爸爸說出來,是那樣地理直氣壯。Picture 

 

如何改變?

 

台灣教育改革的道路,和香港截然不同。


他們一開始,就是由下而上:一九九四年四月十日教師上街要求改革教育制度,這場410教改」蔓延開去,森林小學非法」地成立,全人中學門口堵著消防車,家長還是照樣把學生送進去,雖然教育局局長相繼辭職,多次宣佈教改失敗」,可是教科書還是開放了,大學入學方法更多元,不同的理念的學校更如花兒開遍全島。


反觀立意鬆綁」的香港教改,卻由上而下地把全港學校師生,綁得更緊更累。

 

二千年我到台灣採訪多間新理念學校,社會滿滿都是改革的氣氛,家長老師和學生紛紛批評教育制度,敢於實驗新的教育方法,不惜對抗教育局。


過了幾年再去採訪,一些新的教育方法例如自主教育,取得個別地方政府支持,並且在建制學校內試行。然而這僅僅是行政上的特許,選舉一換了執政黨,政策馬上改變,改革隨著政黨交替搖擺,不斷被迫中止。

 

可是這次採訪在家自學」,改革己經進到法律的層面了,「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實施辦法」在全台實行,總統換人,也不能改變學生和家長被法例保障的教育選擇權。

 Picture

 如何開始? 

台灣的「在家自學」要依法申請:學生會先根據學區進到學校,擁有學藉,每年開學前,先向學校提出申請,並向教育部指派的評鑑委員提出年度的教學計劃和目標,審核通過,才可以在家自學。由於學生就算自學,學校仍然可向政府領取津貼,不少學校願意合作。

年度結束前,教育部會要求自學學生有「成果發表」,並定期接受「自修學力鑑定考試」,考試內容根據政府的課程大綱,自學生也可以報考同等學力考試,升讀大學。

 

獲批自學的學生,人數少,但一直增加,一九九七年臺北市開始試辦,只有五位小學一年級的學童,十年後約有一千名學童,二零一零年已經有大約一千五百人,大約三分二是小學生、三分一是中學生,其中一半住在台灣北部包括台北、新北市、桃園。

 

台灣不同地區,有不同的自學文化。台北大多數個案是在家自學,政府一度要求父母其中一人要全職留在家中;台中大多是有組織的教育團體,透過自學的法理依據,提供不同理念的教學,例如德國注重自然的華德福教育、強調背誦中國古文的華山書院等等;南部則相對保守,選擇自學的父母會把戶口搬到台北。

 

去年全國法例通過,中南部也開始有父母在家教學的個案獲批,台北除了讓自學家庭共學,並且一下子就出現五個共學機構,包括華德福、華山書院、意大利蒙特梭利教育法、強調家庭合一的「中華基督教慕真在家教育協會」,和一個關注環境的組織。共學團體或機構可以教學的學生人數,由三人至三十人,變相發展小班小校。

 一個家長如果不滿現在的教育方式,可以先從自家小孩做起;教得不錯,需要更多資源,可以教鄰居、社區、教會等的孩子;等到運作上軌道,可以登記成團體,經營得非常好,就有錢去買地、開學校。這是自然的演化,中國以往的私塾,就是這樣變成書院的,比起現代一定要有相當規模的團體才可以辦學,其實更公道。

 Picture 

怎知道是對?

 

學校是提供教育的重要場所,但不是唯一場所。

 

如今台灣的學習方法愈來愈多元,有些家庭以培育精英的方法讓孩子自學,更早進到大學;有些家庭讓孩子自主學習,發掘學習興趣和專長;有些家庭聘請不同的專科老師來家教課,科學等需要用實驗室的課程,回到學校上;有些家庭聯合起來創設實驗學校,聘請家長或教師依他們理想的方式授課;有些家庭擴大學習環境,把孩子送去國內外的工作坊、短期課程。

 

可是,怎保證孩子接受的教育正確」?


在香港,梁道靈爸爸最受爭議是只有中三學歷,並且在家教的是孫子兵法」和代數;陳智思太太是新加坡人,選擇用普通話和簡體字教導兒子,也引起大量討論。

 

對有份制定教育政策的人,我總是不客氣地答:你們每間學校都運作正常?都能夠好好教學生?不可以因為一些出了問題,就不讓大家做事情。」陳怡光說:對公眾,我則會答父母都是為了自己的孩子好,居心不良的,會有專業的審議委員會去監察。」

 

對於簡體字,台灣民眾也會抗拒,可是沒香港反應大:我們還是比較有自信,不會覺得學了簡體字,便摧毀漢語傳統;而且一個美國父母在英國,當然也可以決定教孩子美式發音和串字。」

 

他甚至覺得孩子接受母親的文化教育,非常重要。陳家兩個孩子,現年十四歲的陳明秀和九歲的陳明哲,選擇在家自學的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就是陳怡光的太太是波蘭人,希望孩子都可以學習波蘭語和波蘭文化。

 「『在家自學』一定不是有錢人的專利。」陳怡光看到台灣二十八萬國際家庭,當中不少母親來自亞洲五國:越南、泰國、印尼、寮國、柬埔寨,這些國家都有悠久的歷史,孩子也應該學習當地語言和文化,建立自己獨特的競爭優勢。他相信很快便有團體,為這些家庭開辦共學課程。

Picture
錢從何來? 

 

讀到這樣,一般對在家自學」最容易提出的質疑:學生如何接受群體教育,應該有答案了──學生離開學校,卻不會只留在家裡,這不是封閉地灌輸知識,相反是追求更多元化的學習體驗。


實行上,台灣的自學生有的繼續參加學校的運動團隊和課外活動,有的加入各式各樣的社會團體,例如外語學校、專業協會如雲門舞集、甚至生態農場。台北有所謂的2nd TUE」,每月至少第二個星期二,自學家庭會相約一起活動,去博物館或者爬山,一開始七年前只有五個家庭,現在是超過一百個,孩子還是會有同學」,而且接觸更多不同年齡的人。

 

下一步我們爭取的,是大學獨立招生,自學生不用參加同等學力考試,而是以個人獨特的履歷,爭取入讀大學。」陳怡光之所以被稱為自學教父」,就是因為近年不斷代表自家家長爭取權益。


四年前他認為政府應該派發教育券」或者退稅,讓自家家長取回資源,可是現在想法改變:如果要問政府拿錢,政府就有權去決定什麼是教育,什麼不,並且所有活動都要有發票。我寧願不斷提醒政府:我們可沒拿你的錢,你就先管好你的學校吧!


他改為向民間和商界入手,台灣有各式各樣青年教育基金會,可讓自學生申請不同的學習計劃,採訪當日,便有補習學校願意日間借出課室,讓自學家庭共學。


 Picture

個案一:明秀和明晢

 

陳怡光的波蘭裔太太魏多麗是研究台灣文學的華沙大學漢學碩士,為敎育幼兒又取得蒙特梭利教師資格,她覺得台灣學校水平參差,決定自己教。

 

蒙特梭利教育法一開始便從國際和生態觀念入手,魏多麗找了大量波蘭的歷史教材給大女兒明秀和小兒子明哲,由於魏多麗的父親是天文學家,兩個小孩也很早接觸天文、生物、地理。學習內容不一樣,也就很難與同齡孩子比較,可能數學比較好,中國語文是一樣水準。

 

每天下午,孩子都有不同的興趣班,確保有機會與其他孩子互動。而每年都有「大型」主題研習,明秀九歲曾經「賣麵包」,向父母借錢買麵粉、麵包機等生產工具,設計宣傳單張,向鄰居賣廣告,然後親自做麵包、親自送上門;也曾經在英語話劇中,擔任女主角,十三歲她代表台灣前往泰國參加花式滑冰比賽,獲得青少年組冠軍;今年又取得加拿大滑雪教練執照,並且開始拍電影。明哲今年九歲,在雲門舞集學芭蕾、每天能自動練鋼琴,熱愛烹飪。

四年前我訪問陳怡光,明秀計劃去美國唸中學,可是現在他放心讓兩個孩子決定如何學習,唸不唸大學也沒所謂:我希望我的小孩是蟑螂!不管社會如何變遷動盪,都能靠多元技能活下來,這才是未來世界需要的競爭力。」 Picture

 個案二:鄧宥均 

再不好好讀書,就把你送去學校!」媽媽說。


拜託,請給我一次機會啦!」十一歲的鄧宥均馬上央求。

 

鄧媽媽是鋼琴老師,宥均唸過兩個月小學,但不滿學校裡老師還是沿用舊式的班級管理:我們三十年前老師就是這樣管的,時代不一樣,學校怎可能還是一樣?」她親自教宥均語文和數學;歷史人文地理都會混在一起,以主題形式,帶女兒實地體驗學習;並會和其他自學家長合聘專科老師,例如請老師教《古文觀止》,那老師把中國三千年文學,整理成一幅大拼圖,有系統地介紹,主動來上課的孩子都讀得津津有味。不過這也正是自學的困難,有時不容易找到有興趣的同程度的自學生。


宥均今年唸中一,她對審核進度的老師說:我雖然沒有考試,但有很多考驗,也很累啊。」宥均正在寫計劃書,向一個間銀行提供的教育基金,申請七、八萬台幣撥款實踐一年的保育蝴蝶計劃。她從小參加童軍,一直關注野外生態,希望可以向公眾推動蝴蝶教育和賞蝶活動。


朋友很羡慕我不用考試,可是不知道做這些計劃書有多難,考試反而比較簡單,把答案背起來就好了。」宥均笑著說。

  個案三:曾維瑩 

「那時,髮禁開放等學生人權的話題正熱,我跑去找大量的資料來看,讀著讀著,就不想再進學校。」維瑩初中便開始希望在家自學:可是媽媽是小學老師,非常反對:我是學校老師,女兒也不願意在學校唸書嗎?!」


維瑩升上高中,半年後終於爆發,天天裝病不上學,母女吵了很久,最後還是不得不讓步。維瑩坦言在家自學,最初幾個月一直睡覺,像要把以前上課睡不夠的日子都補回來,接著不斷讀自己想讀的書,當然都不是教科書。
學校也有好的老師,但更多時候,學生就是幫助老師上班的工具。他教了,可是我沒學到。」她脫離了學校,開始找自己喜歡的,雖然比以前的同學,用多了兩年時間才考進大學,但她現在確定對人文歷史有興趣。

 

「自學就是訓練自己自立自強。」維瑩覺得教育重點不是學什麼,而是知道自己到底要什麼。

Picture


box:合法非法

 

英國早在四十年前已經有法例容許在家自學,美國如今在家自學的人數,估計超過二百萬人,加拿大、紐西蘭、日本等二十多個國家,都有在家自學的制度。在台灣,在家自學被視為權利,每位孩子有同等權利接受適合自己的教育方法,先是一九九八年台北市教育部試辦,翌年修訂國民教育法,二零零二年正式納入「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實施辦法」(或稱「在家教育施行法」),目前已經在全台灣推行。

 在香港,在家自學是非法,法例規定未滿十五歲而又尚未完成中三課程的學童,必須入學,幼稚園是唯一合法可以HOMESCHOOLING。可是有一些父母一直暗暗地讓孩子在家裡學習,亦有一些會入讀一些比較開明的學校,只上教署最低要求的上課日期。 


[1] 在家自學

>> 在香港,在家自學是非法,

According to the legislation,
Hong Kong Education Ordinance Chapter 279 Section 74

If EDB issued attendance order and the parents do not follow, it is then illegal.

http://en.wikipedia.org/wiki/Homeschooling_international_status_and_statistics#Hong_Kong

http://www.facebook.com/homeschool1


[引用] | 作者 Vrindavan | 13th Jul 2012 12:52 | [舉報垃圾留言]